【如是我修】誰來接引西方

29

文/陳彥宏
幾位佛教徒聊天,其中一位師姐姊讚歎念佛的好處,稱之曰臨命終時會有西方三聖來接引念佛眾生往生淨土。眾皆點頭稱許。其間一位師姐問道:「我怎麼知道他們是不是真的西方三聖?」那位師姐回答說,會看到阿彌陀佛左手托蓮花台,右手作接引手印等等之類的話。眾皆點頭稱許,那位提問的師姐也是!
或許他們已經討論很久了,我不清楚他們的立論基礎,也或許我只是路過,撿到他們的幾句對話,是我自己搞不請楚。結論是,現在換我不明白了!
回想有一次聽大眾們在談如何分辨四大菩薩時,有人說,文殊菩薩手持智慧寶劍,騎乘青獅;觀音菩薩的特點是甘露淨瓶和坐騎朝天吼;普賢菩薩則是手持如意,騎了六牙白象;至於地藏菩薩則是手拿錫杖騎著諦聽。
當時我很調皮地問:「佛菩薩那麼自在,有規定坐騎一定要是什麼?文殊菩薩能不能把青獅寄放在地藏菩薩那邊,請觀世音菩薩幫忙拿一下寶劍,借普賢菩薩的六牙白象騎騎看?」
我很清楚地記得,當時被明明白白地「教育」了一下,主要是說這麼神聖的事,是不可以開玩笑的,我已經算是有「謗佛」之嫌了!
其實,我當時還想問的問題還有很多,其中一個就是,西方三聖中,已經站在阿彌陀佛左邊的觀世音菩薩,頂戴冠中為什麼還要戴一尊阿彌陀佛。還好沒問,不然可就真的慘了!
我自詡是個還算虔誠的佛教徒,分寸自然是有的,只是佛像藝術與時代背景、思想源流、象徵意義有關,而我們不是號稱都已經在努力學習「無念」、「無相」、「無住」,而且都還請了大師、名家寫下墨寶裱框掛在牆壁天天看了,又何苦在意佛菩薩穿什麼?拿什麼?騎什麼?
搞不好哪天觀世音菩薩穿著輕便的服裝,從一輛超級跑車下來,我們還跟他說,對不起,衣著不對、淨瓶沒帶、朝天吼沒來,您不是觀世音菩薩!
應該不會吧?對不對?
《普門品》中講的「方便之力」、「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以及《六祖壇經》中講的「自性動用,共人言語」,不就是在講這個?
學佛,是該精進的,但也該自在的。就拿四大菩薩為例,與其在意看得到的外相,我們是不是更該反躬自省,好好想想、好好學習「斷諸苦惱、令住安樂」的觀音菩薩、「聰叡善解、內證五智」的文殊菩薩、「安忍不動、靜慮深密」的地藏菩薩、「伏道之頂、鄰於極聖」的普賢菩薩。
悲、智、願、行的德行能力夠了,臨命終時,應該是發願想去哪兒就自己去了,何必勞煩西方三聖還要跑一趟來接引你去西方?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