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城的奮鬥】 夢與醒之間的亞特蘭大

0

文/羅智強
離開Travilah的那個清晨,我們起了大早,完成整裝,氣溫四度左右,天空好像還沒完全甦醒,只有濛濛的微光,從東方傳遞過來,一塊塊的雲層,朝東方的部分是亮的,朝西方的部分是烏青的,從山丘往遠方望去是一片樹林,樹梢的稜線非常明顯,但都是衰黃的,春天的步伐,似乎還沒來到這片山丘。
和友人夫婦在他們華麗的別墅前合影,然後道別,我們一行三人繼續依計畫,驅車往五百公里外的北卡羅來納州羅里出發,預備於中午時刻和羅里的華僑餐敘,然後再前往亞特蘭大。
沿95號道南下,陽光從藍天白雲之間灑下金色的手指,一路葱鬱的樹林與青翠的草地,令人心曠神怡,將近四個小時的車程,並不覺任何疲累。我們準時抵達羅里華僑所指定的餐廳,約十多位在地的華僑早已到齊就座,其中還有一位大陳老鄉大哥,彼此歷數祖輩時,他竟也認得我的父母親,而他已在羅里隻身奮鬥三十多年,經營皮件店,迄今小有成就。
和華僑們隨興漫談,三個小時匆匆而過,相互道別後,走85號公路,經南卡羅來納州,往下個大城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出發。
攝氏十三度的氣溫,有別於加拿大蒙特婁凜冽的風雪,這一路春光明媚,公路兩旁林立葱翠的樹林,時有落葉隨風翻飛,為我們這段旅程,妝點無盡的綠意,未來的路雖不可測,但可以確定的是,春天已經帶來對大地的祝福。
亞特蘭大是美國喬治亞州的首府,也是美國陸、空運輸最重要的交通樞紐,而等待歡迎我們到來的,是當地的僑領李大哥與美美姐夫婦。
李大哥與美美姐都是早期赴美的留學生,李大哥台大商學系畢業,赴美完成工商碩士MBA後留在美國工作;美美姐來自書香門第,父親是台大教授,大學畢業,也在赴美完成教育行政碩士學位後留美工作。
兩人相識於紐約,於一九七二年結婚,因工作關係,住過紐澤西州、內華達州、加州洛杉磯,各自擁有高薪的工作,並育有二個女兒,生活平順,波瀾不興;直到有一日,李大哥偶從一位從事汽車零件買賣的朋友處,得知該項產業正在美國蓬勃興盛,市場前景非常看好,當時正值雷根執政時期,美國經濟快速復甦,一片榮景,李大哥因此興起創業的念頭,返家後便與美美姐商量,雖然對「汽車零件買賣」此項產業一無所知,但夫妻憑藉過去在校所學,以及在美長期的工作經驗,隨即自籌一筆創業資金,然後遷居到亞特蘭大,放手一搏,而今事業卓然有成。
經過六百五十公里、近七小時的長程駕車,我們三人疲態盡露,而整座亞特蘭大城已是夜幕低垂,燈火闌珊了。美美姐早已替我們預訂好下榻的飯店,安頓我們入住後,相約翌日中午聚餐,下午二點則是她規畫好在僑教中心的演講,我們預計在亞特蘭大待三天,所以最後一天,美美姐還替我們安排了著名景點「石頭山公園」的踏青行程。
若從清晨離開Travilah算起,今日總共開了大約一千一百公里的路程,秀隽比較不敢在美國開車,大部分是由我和老哥輪流開車,從日出開到日落,也真是開到腰酸背疼、手僵腳麻。老哥和秀隽回住房盥洗完,倒頭就睡;我則因社論截稿在即,必須挑燈夜戰,但腦袋實在昏沉,打開筆電,卻是一個字也擠不出來,索性將手機鬧鈴調到凌晨三點,這時連澡也沒力氣洗了,衣服也沒力氣脫了,就往床上一倒,立即進入夢鄉。
我彷彿夢見晴朗的天空、潔白的雲朵、葱鬱的樹林、青翠的草地,一如我沿路所見的風景,只是像倒帶回去似的,而這個世界的風情,無論是在醒時欣賞,或在夢裡感受,都是一樣的美麗。
鬧鈴在凌晨三點準時把我驚醒,我以為已然熟睡的我,其實只是半夢半醒。
起身看看窗外深沉的夜色,天空的星光稀微,遠處大樓仍有明滅的燈火,擱置在書桌上的筆電半閤著,一夜未眠似的,正等我打開它,完成應該上傳給報社的稿件。
雖然只睡了二、三個鐘頭,精神已然恢復許多,去浴室沖了個澡,整個腦袋也完全清醒了。打開筆電的電源,將報社總編傳來的大綱仔細閱讀後,思緒透過十指,在鍵盤上飛快論述,有如神助一般,不到二小時,便已完稿,再打開電子郵件寄出稿件的電子檔,大功告成!
此刻還不到清晨六點,天仍是暗的,完稿之後的精神一下子鬆懈下來,忽然有一股濃重的睡意襲來,我又倒回床上,呼呼大睡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