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微風細雨 花東行

17

文/滿佳
生平首度深入花東旅遊,誰知沿途竟然細雨霏霏一路相隨,淋著淋著一時興起,將《詩經.東山》詩句改成「我來自北,零雨其濛(我從台北來,細雨濛濛下不完)」苦中作樂,幸好饒富濕意卻不覺淒寒,打傘出遊別有一番趣味。
進入洄瀾灣開心農場,除了豢養著的馬匹、山羌、孔雀,人工湖裡的紅鶴、雁鴨、大白鴉、黑天鵝外,極目四望,只見廣袤草地上不斷疾奔而過的風,直走到底,豁然開闊的是一望無際的海平線。
地景藝術憐惜相思女
農場無礙的視野裡,但見大葉欖仁樹凋零得僅存殘餘稀疏葉片,猶兀自挺立蒼茫天地間,流露出桀驁不馴的氣勢,頗像名家大筆一揮,意到筆隨勾勒出的一幅吻合天候的寫實畫作,果真是很不一樣的景色。
台東國際地標聳立台東海濱公園內,站在這酷似一隻八爪大章魚的地景藝術平台上,遠眺花東地區得天獨厚毫無遮攔海連天天連海的汪洋水面,心胸隨之開闊起來,也撩起望海遐想興懷,大海不語可誘惑無窮啊!
那尊面海佇足的漂流木宛若瘦伶伶婦人,在浪濤沖刷岸邊沙沙作響聲中,依稀彷彿傳出她正吟唱著望你早歸的心聲,這個不畏風雨日夜守候,飽嘗過盡千帆皆不是相思苦的女人,令人好生憐惜。
居高臨下亂石雲驚濤
居高臨下在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清水斷崖觀景台上,眼睛化為空拍機攝取到岩壁與海浪相依偎的纏綿鏡頭,潔白浪花像極鑲嵌晶藍海面的滾邊緞帶,秀麗雅緻,意外和諧的畫面,完全沒有絲毫亂石崩雲、驚濤裂岸的劍拔弩張氛圍。
沒想到在令人聞之喪膽的斷崖下,竟藏著如此溫柔的景致,不由得想起王安石曾說:「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常在於險遠而人之所罕至焉,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今天得以輕鬆觀賞這享譽海內外的險峻絕美之景,對比王安石的話可算是雨中遊最愜意的收穫了。
三天來車行過處,不時可見在棉花糖似的雲嵐掩映間的山腳下,連綿的平疇沃野種滿成列的釋迦、香蕉,間或穿插幾畦玉米與檳榔,一片由深而淺、由墨轉翠,層次分明的綠,養眼之外又有股將可豐收的期待氣象,心中滿是踏實。
素樸簡單子民守本分
或見一式的色彩幾為低調灰白的平房屋舍,好像一直以來就理性安靜與世無爭的存在,即便傍晚點燈時刻,戶戶溢出的依然是溫馴的昏黃微光,不見燦亮活潑街景,只有踏實的素樸簡單,這景象是否即為花東子民守分不阿的知足特質呢?
空曠遼闊,低度開發,充滿內斂淳樸魅力的淨土,是這趟旅行花東給我耳目一新的印象。對於蟄居水泥叢林般都市的人們,想親炙壯麗山海交織的景觀體驗自然的山山水水,這裡無疑是最佳首選。

在開心農場看見紅鶴群。圖/滿佳
在開心農場看見紅鶴群。圖/滿佳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