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手道教練vs.宮廟祭司 陳忠煌虔心扮演祭典導演

3

文╱吳秀麗
「國之大事,在祀與戎。」這句出自《左傳》的文謅謅的古典語句,由擔任空手道教練四十年的陳忠煌娓娓道來,難免令人感覺有些跳tone,請不必懷疑,因為陳忠煌果真同時兼有兩種身分──既是台南八間宮廟的祭司及總幹事,同時也是空手道高手。
陳忠煌九月三十日方才受聘為「三王二佛同根聯誼會」八間宮廟的總祭司,同時也是台南市安定港尾福安宮、安南區什三佃慶興宮、麻豆太子宮等宮廟管理委員會的總幹事,及其他地方宮廟管委會的委員或顧問。
祭司是儀典的導演
這除了說明他在地方人脈廣結,更顯示他擅長疏文、祝祭,乃至神明安座文的書寫,熟悉各類祀典流程,所有典範科儀均深刻於腦中,倒背如流,信手拈來,加上主持儀典中氣十足,中規中矩,莊嚴威儀,頗能展現大家風範。
「一場祝祭,最重要的就是司儀與禮生。」唯有祭司不怯場、頭腦清晰、內心坦蕩,方能主導全場完成隆重莊嚴的祭儀。陳忠煌比喻,參與祝祭的信眾或友宮、友廟猶如重要演員,祭司與禮生就是導演。司儀的音量須宏亮清晰且一氣呵成如朗誦,聲調抑揚頓挫均適度,且眼耳靈光,能觀察調配參拜者的年齡層與動作緩急,整個禮拜就能順暢協調。
陳忠煌會視儀式種類,一開始便上告神明祝祭目的,或在祝壽時先讚歎神明功績,讓自己「師出有名」。即便誦念的祝祭文字,未必人人聽得懂,但只要程序流暢,儀表端正,即可讓現場的參與者以敬神的心與神產生交會而感受到心靈的平安,那才是儀典最重要的成果。
重開光登場擔重任
陳忠煌年輕時就對民間信仰感興趣,除了在地方宮廟用心學習相關科儀之外,也會自行前往觀摩包括國家級的忠烈祠春秋祭典,或是祭孔儀式等,認識所謂「國之大事」,學習各項儀軌細節。
二○○四年,台南市一級古蹟官祀天后宮發生主祀黑面媽祖頭部掉落意外事件,修復後於二○○六年初舉辦開光典禮,就是由陳忠煌主持擔任司儀,行禮如儀代替人間獻禮及敬拜神明,最後博得高評價。
「那次採用的是儒家的儀典。」初聞此話,令人摸不清頭緒。原來,天后宮通常是按道家科儀禮拜,但因台南天后宮於清康熙年間被敕封為官祀宮廟,「天后」之名亦為康熙所賜,所以春秋二祭用的是儒家儀式,那次開光自然亦延用官祀之禮。
由信仰探祖先根源
「雖然現代社會型態轉變,但是從祭祀神明及儀式流程的安排上,還是可以看到先民敬天畏神以及遵循先祖感恩、充滿人情味的拜祭形式。」陳忠煌因為從事宮廟祭司的工作,認識到信仰與地方聚落根源之間的關係。
從部落敬拜的神祗,陳忠煌就可以確知部落居民的故鄉。例如福建泉州安溪人的保護神是清水祖師,如果某地宮廟禮拜的主神是清水祖師爺,就可以確定這個部落先民來自泉州安溪。又如台南市安南區中州寮有許多朝拜保生大帝的廟宇,而中州寮早期有不少部落是從學甲搬遷過來,就能知道中州寮的保生大帝是從學甲分靈而來,而保生大帝可溯源至福建漳州白礁一地。
再如「三王二佛同根聯誼會」也是一例。所謂二佛是指與佛教有淵源的楊府太師、普庵佛祖,三王則是池王池府、梁王梁府及康王康府千歲。曾文溪流域許多部落的先人,於明永曆年間隨鄭成功勇將黃安來台,曾請「三王二佛」共計五尊神明護祐渡海。初居台南現在的體育館附近,之後先後遷往永康乃至西港。清咸豐年間,曾文溪改道,落戶在曾文溪流域的族人因祭祀不便,只好各自分奉神明,從此散落各個庄頭。
心靈因精進而富足
多年來,各庄頭因信仰相同而互相聯繫結誼,追溯其源,大多來自福建漳州龍海市角美鎮錦宅村。定居台南三百多年後,部分居民於開放大陸探親時,返鄉興建五恩宮,以示對五尊神明護祐感恩之情,並且在「台灣第一香」西港慶安宮三年一次的刈香活動中,安排這五尊神明為駕前副帥,以示尊榮。
多年的宗教及文化探源,豐富了陳忠煌的歷史知識和宗教素養,他更多次年往返兩岸尋找資料,並從事相關工作累積經驗與認識,不但富足他的心靈,更使他成為台南受人敬重的宮廟祭司。

身兼台南市多間宮廟總幹事及執事的陳忠煌,有子陳冠廷(左)承繼衣缽,內心充滿踏實的幸福感。圖╱陳忠煌提供
身兼台南市多間宮廟總幹事及執事的陳忠煌,有子陳冠廷(左)承繼衣缽,內心充滿踏實的幸福感。圖╱陳忠煌提供
主祀池府千歲的什三佃慶興宮,陳忠煌是現任總幹事。圖╱吳秀麗
主祀池府千歲的什三佃慶興宮,陳忠煌是現任總幹事。圖╱吳秀麗
這是閩南地區重要的廟會藝陣之一
蜈蚣陣。 圖╲陳冠廷提供
這是閩南地區重要的廟會藝陣之一
蜈蚣陣。 圖╲陳冠廷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