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教育部認有助學習 專家憂執行不易 校園零手機 正反大論戰

3

編譯洪啟原
法國中小學校園9月開始禁用智慧手機。青少年學生覺得這項禁令很討厭,學校老師擔心執行不易,政治人物和專家則主張為了導正學生的學習態度和社會互動,有必要限制使用智慧手機。
法國教育部長布蘭克希望「1到9年級學生禁止在校園內使用智慧手機」的法令,可以讓法國的學生們,上課時更加專心,彼此有更多互動。
但是專家懷疑禁令能否落實執行,老師也質疑學校外充斥著網際網路,只把學生隔離在學校內有什麼好處?不過法國教育部堅信,如果不儘量減少會令學生分心的事物,孩子們永遠沒辦法學好基礎知識。
現行法律已經禁止中學生在課堂上使用智慧手機,新增條例的對象擴及小學生,且整個校園內都禁止,除非是老師指示使用。
根據法國政府和研究機構2016和2017年的統計,93%的12到17歲的青少年擁有行動電話,且86%的手機能支援應用程式(App)。近2/3的中學生都有諸如Instagram、Snapchat等社交媒體的帳戶,或是參與像「要塞英雄」(Fortnite)這類電玩。
智慧手機引發的問題已廣為人知。有了手機在身邊,學生們因為不時關心自己在社交媒體上有沒有跟緊腳步按讚或轉貼而缺乏安全感,老師們也擔心網路霸凌和偷拍事件。
「校園禁手機」是法國現任總統馬克宏競選時的政見,在多數家長和教師支持下,今年夏天在立法機構輕騎過關。新法之下,學生可以帶手機到學校,但必須放在書包或儲物櫃內,如發現違規使用,那一整天手機將被沒收。
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一些學校在立法前已對學生下禁令,他們還是會偷用,還是會帶手機到學校,因為沒有手機會擔心錯過什麼,感覺很不好,也會覺得空虛。
老師們也懷疑禁令如何貫徹實施,正值反叛期的青少年向來不以遵從老師為王道。在里爾一所初中教書的童特說:「我如果沒收了學生的手機,他們就不再會回來上課。而這絕不是我們想要的結果。」
研究注意力集中時長及數位文化的社會學者與科學家,認為以「校園零手機」來挽救當今生病的社會網絡,還是有意義的,雖然執行的困難可能沒有被充分提及。
法國國立科學研究中心研究員當雅德指出,智慧手機產生「當下主義」,以立即、視覺化、有趣的方式和世界產生和諧,「網際網路文化是立即得到愉悅的文化。相反的,學校是個欲求滿足延遲回饋的場所。」不把隨時能夠上網的手機撤出校園,學校永遠打不過手機。
法國國家健康與醫學研究所的神經科學專家拉尤克斯認為手機禁令很重要,至少每天有幾個小時,孩子們可以迎向另外的廣大世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