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冠廷 上陣即有大將風

1

文╱吳秀麗
擔任「三王二佛同根聯誼會」共計八間宮廟的總祭司,加上其它宮廟執事之職,陳忠煌難免遇到慶典時間衝突必須趕場的狀況。但最近,這個問題終於迎刃而解,因為獨子陳冠廷對父親的志業也有興趣,甚至一試就上手,讓陳忠煌踏實又開心。
信仰能代代相傳
「在廟裡服務的孩子不會變壞!」外表如「一介武夫」的陳忠煌,不但有虔誠的信仰,能出口成章,深信「信仰能代代相傳」,更跌破眾人眼鏡的熱愛各種風格的音樂。換句話說,不僅當空手道教練的職業,和祭司的身分對撞,就連平日的嗜好,也和祭司形象相違。
陳忠煌從古典交響樂、國樂,乃至唱日語、閩南語、國語懷念老歌等流行音樂,無不深入,賞樂的音響水準則是「真空管」級,而這分愛樂的嗜好,及對民間信仰文化的興趣,直接激發了獨子陳冠廷參與宮廟各類活動的天分。
目前就讀嘉義大學歷史系大三的陳冠廷,從小跟在父親身邊參加各種宮廟慶典,不但祭司的祝祭文詞琅琅上口,父親會的武術及父親不會的宋江陣,全都被他學走了。今年6月,他首次被催促粉墨登場,雖然「沒特別想過接不接爸爸這個志業」,卻一點也沒漏氣的「自然而然」完美演出。
耳濡目染自然會
那天是安南區學甲寮慈興宮池府千歲生日,6時舉行儀式,4時爸爸才打電話給他,「好像還沒想好,就被丟出去了」。所幸從小看過無數場面,包括陳忠煌擔任祭司、陳水扁總統主持的台南天后宮開光典禮,當時讀國小一年級的陳冠廷就在現場當小跟班。
「祝文不必背啊,聽多了,自然就會了。」第一次面對幾百個人的場面,難免有點緊張,但因為每個人的聲音特質不同,主持的風格也不同,「我爸爸從來不怕別人學,我也有我自己的功夫……」,陳冠廷充滿自信,不但現在看不出緊張,對挑戰未來也有十足的勇氣。
初生之犢不畏虎,陳冠廷雖從小沒學過空手道,但他把老爸教的武術「太祖棍」耍得虎虎生風;雖然還沒能力買真空管音響,但從小參加安定港尾福安宮的宋江陣,掌握節奏、擊鼓控場的大將之風,已不可小覷。
熱愛喧天宋江陣
宋江鼓是陣頭重要的控場角色,一場宋江陣表演至少三、四十人,若是碰上如西港慶安宮那種大型廟會,來自各庄頭相互較量的各種陣頭更多達96個。陳冠廷只要聽到鼓聲及擊鼓節奏,「大概就能判斷是哪一個廟宇的陣頭」,顯然他的自信不是吹擂。
「我對宋江陣的鼓陣特別有興趣」,且「擊鼓不會使出全力,而是善巧運用腕力方能持續長時間演出」,「這個本事我比爸爸厲害」,陳冠廷一點也不矯情地說,「因為我對震耳欲聾有如戰鼓的節奏特別喜歡」,不但激發年輕人的熱情,又能在陣頭中自我訓練指揮若定的心志。陳忠煌也自陳,「如果我去擊宋江鼓,大概會變成爵士鼓」,讓陳冠廷忍不住大笑「老爸也有不會的……」
用心觀察收穫多
因為系裡也有民間信仰文化的研究,陳冠廷自覺幸運,爸爸的工作讓他增加許多研究資源。他覺得民間信仰及文化裡有很多有趣的議題,遇到大型廟會,他會仔細觀察各庄頭表演的文武陣頭形式。因為熱愛擊鼓,他還深入了解為什麼宋江鼓一定要每年重新製作。後來得知原來從前的鼓用的是上好木頭,耐得住一再重釘鼓皮,現在好木頭少,只好年年重做。顯見他也傳承了老爸的用功和細心。
參與儀典的流程中,陳冠廷認識到「拜拜不只是拿香拜神明,每個流程都有意義」。而且民間信仰的神祗至少必須具備「德施民,勞定國,死勤事」三要素方能供人膜拜,這也是一種做事態度,加上與廟宇、祭典接觸應對的「眉眉角角」,都能運用到未來職場上。還是學生的陳冠廷覺得,得以傳承如此豐富的信仰文化,原來「我也有個『富』爸爸啊」。

陳冠廷耍起太祖棍,虎虎生風。圖╱陳冠廷提供
陳冠廷耍起太祖棍,虎虎生風。圖╱陳冠廷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