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盲犬】益品書屋聞書香

15

文/爾東
各種條件需兼具
益品書屋日前邀請惠光導盲犬學校、寄養家庭與視障朋友,共同分享導盲犬在台灣努力成長的歷程,讓大家一窺導盲犬忠誠、獨特又是人類最好朋友的特質。
民國八十五年,台灣第一隻導盲犬Aggie從國外引進,開啟台灣導盲犬新頁。目前導盲犬犬種多為拉不拉多犬、黃金獵犬和黃金拉拉三犬種。惠光導盲犬學校主任彭筱涵說,因為這三種犬個性溫和、沉著穩重、服從性高和學習力強,加上聰明活潑和喜歡親近人類,成為視障朋友最佳夥伴。
目前台灣有約六萬多位視障朋友,卻僅有四十一隻導盲犬為視障朋友帶路。若以國際理想標準一比一○○換算,國內應有六○○隻導盲犬,但礙於訓練師人才不足、經費缺乏、環境複雜……等等因素,造成台灣導盲犬數量「少的驚人」。
培育成本花費大
導盲犬在台灣數量稀少,除導盲犬訓練工作艱辛繁瑣外,培養一隻導盲犬需要龐大的人力、物力、財力。「平均一隻導盲犬需要花費百萬元的培育費用。」彭筱涵說,幼犬出生八周後,開始在寄養家庭生活,學習居家生活習慣、社會化。
一歲左右,導盲犬回到訓練中心,進行為期一至一年半的專業訓練課程。訓練合格後,經配對後確定視障主人,再進行導盲犬與視障朋友的共同訓練。結訓後,導盲犬才能正式為視障朋友服務。一般導盲犬最長工作至八到十歲就達退休年限,真正陪伴在視障主人身邊,不過六、七年的時間。
看似過程平順自然,但困難與障礙卻難以想像,「台灣寄養家庭真的非常難找」,彭筱涵無奈地說。
寄養家庭門檻高
寄養家庭因是志工性質,所以需要極大的熱忱。「家中至少得有一位成人可二十四小時看顧幼犬,以訓練幼犬種種規矩習慣。此外,家中國小以下幼童不得超過一位,因為照顧幼犬和照顧小孩很像,過程辛苦累人。此外,導盲犬禁止搭乘機車,所以汽車亦是重要工具……以上種種限制,造成寄養家庭難以尋覓。
已經有八年多寄養與寄宿家庭經驗,共帶過五十多隻導盲犬的溫麗娟,因家中二隻吉娃娃陸續過世,退休後時間充裕,想找一份「可接觸狗、又幫助人」的事來做,在一次餐會後,一頭栽進導盲犬志工行列。溫麗娟笑著說,雖然她愛狗成痴,單純的只想將對吉娃娃的愛延伸下去,但也曾有耐心愛心耗盡的一刻。
「導盲犬與吉娃娃大不同!」溫麗娟發現,拉拉和黃金從幼犬期就活動力旺盛、破壞力十足,家中沙發、拖鞋只要可咬的東西無一倖免。「當牠們安靜時,就表示在幹壞事了……當牠們疲倦睡覺時,我們也要趕快休息……」溫麗娟說,擔任寄養父母陪伴導盲犬,可說是「甜蜜的負擔」。
視障朋友的亮眼
對視障朋友而言,導盲犬是他們另一雙眼睛,彼此的關係比家人還要親近。今年三十一歲的許弼盛,因先天視神經萎縮,出生就沒看見過外物,他跟導盲犬共處長達十二年。他說,因為與狗狗相處,自己個性變得開朗包容。
「狗狗就像小孩一樣,要照顧和跟牠玩耍,梳毛、丟球、去醫院,一樣都不能少,但狗狗也一路陪伴著我前進……」當導盲犬引領他外出時,路人會上前說導盲犬好可愛、想跟狗拍照,依規定,工作中的導盲犬是不可以干擾或玩耍的……但許弼盛因此跟別人互動變多,也讓他變得樂於與人接觸。
經歷二隻導盲犬後,許弼盛很有心得的說,導盲犬個性落差很大,亦會影響主人的心情。「URARA(嗚啦啦)是我第一隻導盲犬,牠的情緒容易起伏,只要到陌生地方就容易high,會走得很快,若有其他狗出現,牠就容易躁動,穩定度較不足,牠偶爾還會測試主人的底線……」因為這樣,在半年共同訓練磨合期間,許弼盛曾一度想放棄,還好在訓練員鼓勵下,還是成為日後七年最佳的夥伴。
貼心的陪伴天使
「現在是第二隻導盲犬LILY陪著我。」從二歲至今已經七歲了,牠不爆衝的個性讓許弼盛覺安心踏實,不用再擔心外出遇到窘境,坐公車、搭捷運都不需要他人協助,感覺生活自由自在的美好。
另一位視障朋友黃靜鈺也分享她與導盲犬RENEE的溫馨相處。「當我傷心難過時,RENEE會來安慰我,默默地把我的眼淚舔掉,讓我感到溫暖無比。」視障朋友們不約而同說,因為有「開路天使」一路相伴,他們不再孤單害怕。

益品書屋難得聚集7隻導盲犬,由惠光導盲犬學校分享導盲犬在台灣成長過程。圖/益品書屋提供
益品書屋難得聚集7隻導盲犬,由惠光導盲犬學校分享導盲犬在台灣成長過程。圖/益品書屋提供
幼犬需要嚴格篩選與訓練,才能成為真正的導盲犬。
圖/惠光導盲犬學校提供
幼犬需要嚴格篩選與訓練,才能成為真正的導盲犬。
圖/惠光導盲犬學校提供
益品書屋難得聚集7隻導盲犬,由惠光導盲犬學校分享導盲犬在
台灣成長過程。圖/益品書屋提供
益品書屋難得聚集7隻導盲犬,由惠光導盲犬學校分享導盲犬在
台灣成長過程。圖/益品書屋提供
導盲犬工作時是開路天使,不執勤時才可與民眾近距離互動。圖/益品書屋提供
導盲犬工作時是開路天使,不執勤時才可與民眾近距離互動。圖/益品書屋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