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心是長青樹

0

文/方舒眉
今年年初,聽說阿虫前輩要回香港,大家著實高興,特別是葉玉樹老師,他倆十多年前經由馬龍介紹,頓成莫逆。彼此經常聚會,見面時就聊個不停。我認識阿虫,是在九七年間,因為雜誌的一個訪問,特別走訪這位回流的畫家。後來單慧珠拍攝《情常在》,曾到我們大坑家裡訪問馬龍,自此以後與阿虫時有往來,情誼非淺。
說起來也真巧,二○○二年,阿虫在閣麟街二十八號閣樓開設《蟲畫世界》,我和馬龍也在此時成了他的鄰居,在半山電梯看到阿虫的畫廊之後,三十八號就正是我們的出版社。
說起閣麟街,阿虫似乎情有獨鍾,一九七三年他第一間「傳達書屋」也是開在此街道上。
當然,畫廊和出版社又如何能捱得過二○○七年高漲的租金。阿虫只好把畫廊關閉,而我們也遷移到灣仔去。此後,因著葉玉樹老師的美食約會,大家總不時會遇見。回想起來,真是熱鬧又開心的憶記。
阿虫是沒有敵人的,人人都喜歡他,而他也是一貫的隨和自在,只要有他在,大家更是開心。
印象特別深刻的一次,是知道他在尖沙咀彩星中心的「龐蓓」行Catwalk!阿虫從來不像一個「老人家」,感覺像是一位少年人,長髮束馬尾,花襯衫短褲是他的最愛裝扮。但八十歲高齡的他居然和青春無敵的新一代明星們一起行Catwalk,說出來使我們笑翻了天!
「商務印書館」毛永波兄說阿虫的作品「有天真的樸實,也有沉鬱的滄桑」,確實如此。而由毛永波為他精心策畫的《甜的苦的也吃》及《身在福中我知福》兩部作品,皆深入人心,也賣個滿堂紅。
人生「九曲十三彎」,大多數人是因外在環境而「轉」。而阿虫的傳奇,就是有些「很大很大的彎」也是他自己主導去「轉」的!
上世紀八十年代初,他放棄嚴以敬的政治漫畫事業(據說還把畫稿銷毀),阿虫由是誕生,更得到大量粉絲支持。豈料他在八年前,又再度華麗轉身,用回「嚴以敬」的名號畫油畫、辦畫展。有識者皆認為,他這時期的油畫甚有境界。
跟隨阿虫十多年的女助理告訴我們,阿虫兄個人曾借出一批油畫給澳門的朋友辦展覽之用,惟對方事後一直沒有歸還。可以想見,以阿虫的率真隨性,他未必與人家簽訂協議契約,而之後,他也以好心好意看待人,認為或許他們有困難,這些畫仍有幫忙到對方的用途……,可能遲些時日就會歸還……。
論物質生活,他一切從簡,意到興到,可以整天畫個不停,肚子餓了就煮些麥片果腹。他對吃東西和做人一樣,一切隨緣。他喜歡喝紅酒,但從來不計較,無論名貴的、便宜的通通不拘。他說喝的是「情」,有朋友在一起就好。

今年年初,聽說阿虫前輩要回香港,大家著實高興,特別是葉玉樹老師,他倆十多年前經由馬龍介紹,頓成莫逆。彼此經常聚會,見面時就聊個不停。圖/方舒眉
今年年初,聽說阿虫前輩要回香港,大家著實高興,特別是葉玉樹老師,他倆十多年前經由馬龍介紹,頓成莫逆。彼此經常聚會,見面時就聊個不停。圖/方舒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