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者智慧】為什麼我們不能沒有年長者

10

文/艾莉.拉丁格  譯/楊夢茹
在荒野裡生活的狼通常最多活九至十一年,禁獵區的狼則不同,可以活得和家中養的狗一樣久,大約平均十五年。老,當然總有找上狼的一天,和兩條腿的我們一樣,這裡疼、那兒痛,視力減退,耳朵背。在一次穿越保留區費時較久的漫遊,或一場辛苦的狩獵之後,年老的狼需要多一點休養生息的時間。天氣變化也折騰著老狼,狼喜歡下雪與寒冷,不愛高溫炎熱,熱浪會加重老狼的負擔,白天都只待在陰影下。
許多狼終其一生受傷無數次,大型有蹄動物如鹿、駝鹿或者北美野牛(美洲犎牛),知道遇狼攻擊時要抵抗,結果是狼的肋骨斷裂與骨折。身體因罹患過的病症逐漸衰弱,損及牙齒,以至於老狼猶如老人,用來攫住和殺死獵物的牙齒幾乎掉光了。
此時「家族社會系統」會介入,其他團隊成員承接一大部分既有的任務,特別是打獵事宜。狼靈巧非常,很快就能適應新的狀況,但是你不能期待「退休的狼」靈活變通,放手牠習以為常的例行工作。
與人類世界不同,狼世界中的老狼一般很受尊重,獲得親切的支持,是家族內備受愛戴與敬重的成員,年高德劭的狼是狼群在爭鬥地盤時的王牌,牠們善於洞悉情勢。狼的世界雄偉壯麗,不是嗎?不僅母狼受重視,年老的狼亦同。
即使牠們大多不能再站在最前線,老狼對家族來說,具有無比珍貴的價值,狩獵即為一例。有一隻老狼的團隊,得勝機率會多出百分之一百五十,原因何在?老狼的身手不再靈活如昔,愈來愈少參加狩獵,不得不讓賢給年輕有力的成員,為何還這麼有成就呢?
老狼身上彌足珍貴的是經驗,牠們此生遇見敵手的次數何其多,看過自己的家族成員如何在戰鬥中喪命,也殺死過其他的狼。若認為不可能打贏,牠們會避開衝突,據此提高牠們的存活機率。家有一隻經驗豐富的狼,就等於狼群可能從牠累積的常識中獲益,甚至一個較小的狼群都可能高奏凱歌。
卸任老大備受尊崇
我在黃石公園觀察到一個值得注意的例子:銀狼群的領頭狼老了,一隻年輕的狼試著讓狼群接受自己,但總是被老大趕走。一天清晨情況翻盤,這個毛頭小子一夕之間當上了領頭狼,誰都看得出來被換下來的老大低聲下氣。那隻青年狼允許牠留在家族內,非常禮遇牠,牠受傷時為牠舔傷口,卸任老大在這個家族度過備受尊崇的餘生。後來證實了,整個狼群因老狼而受惠,因為舊主子是殺死北美野牛這門高難度藝術的大師。
就在領導權交棒後幾天,全體狼家族出發打獵,除了年輕的領頭狼,牠因必須負起的責任興奮得睡過了頭。狼家族遇見了一頭跛足的北美母野牛,退休的老狼明白該採取什麼行動,牠全速衝刺,攫住她的尾巴,讓她拖著跑。此舉為其他的狼製造了優勢,那頭北美母野牛再也無法像平常那樣抵抗了。她掙脫之後,跑到兩塊岩石中間的一個裂口,只露出頭和兩隻角。如果沒有那隻老狼的話,這會是很理想的防禦位置。老傢伙四下張望,在岩石周圍跑來跑去,攫住了獵物的後腿;那隻北美野牛每次在屏障內旋轉身子防衛時,老傢伙就在岩石周圍跑來跑去故技重施;牠自動自發以領頭狼之姿上陣,狼群在牠的帶領下殺死了那頭北美野牛。
當年輕的領頭狼總算醒過來時,嚎叫著尋找牠的家人,牠們回覆,於是牠游過河,一塊兒享用五百公斤重的北美野牛自助餐。讓退休人士留在狼群中,真的是值回票價。
在人類世界中,我們是如何對待老人的呢?我們還懂得賞識他們人生的重要歷練嗎?我們有沒有用心照顧他們?從前那種大部分的人生活其中直到死亡的大家庭,幾乎不復存在,今日的生活處境經常促使我們,把年老、有照顧需求的人安置到老人之家和安養院。
未經工業化的部族處理的方式不同,老人在他們那裡受到尊敬,大家重視他們的建議,敦請他們一起做決定。今天的老人不太被當一回事,為此我深感遺憾。
幸好在職場上年紀較長的工作者愈來愈寶貴,整個團隊都因「50+」世代而受惠。他們知識淵博,有些擁有數十年的經驗,是一筆無法估量的資產。他們手藝精湛,熟諳細節與過程,新計畫因其經驗而充實豐富。其他強項還包括策略性思考、邏輯論說的能力,能夠分享所擁有的知識。此外,他們深思熟慮,對工作有全面性的理解。這些全部都是狼也知道珍惜的經驗與品質。
(摘自《狼的智慧:黃石公園的野狼觀察手記》,商周出版)
作者簡介
艾莉.拉丁格(Elli H. Radinger)
1951年生,30年前放棄律師的工作,全心全意投入她熱愛的事物──觀察狼與寫作。如今她是德國頗負盛名的狼專家,將所見所聞寫成書,並在研討課程和演講中分享相關知識。25年以來,她每年花很多時間在美國懷俄明州的黃石公園度過,於自然中觀察野狼。
現在與愛犬定居在德國黑森邦的威茲拉爾。除了狼,狗、自然與環境都是她長期關注的議題。

作者簡介
艾莉.拉丁格(Elli H. Radinger)
1951年生,30年前放棄律師的工作,全心全意投入她熱愛的事物──觀察狼與寫作。如今她是德國頗負盛名的狼專家,將所見所聞寫成書,並在研討課程和演講中分享相關知識。
圖╱Gunther Kopp提供
作者簡介
艾莉.拉丁格(Elli H. Radinger)
1951年生,30年前放棄律師的工作,全心全意投入她熱愛的事物──觀察狼與寫作。如今她是德國頗負盛名的狼專家,將所見所聞寫成書,並在研討課程和演講中分享相關知識。
圖╱Gunther Kopp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