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作家】辻村深月 重新思考學校的意義

5

文/郭士榛
「城堡的鐵門已經緩緩地打開了。城堡裡還有其他六名國中生正在等待小心的到來,狼少女不疾不徐地向大家宣布:這裡藏著一把神祕的鑰匙,找出來的那個人,就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這是日本作家辻村深月最新作品《鏡之孤城》的故事開端。這位曾經榮獲日本文學界最高榮譽「直木賞」和「吉川英治文學新人賞」的才女作家,日前來台宣傳她的新作品《鏡之孤城》,這本小說今年榮獲象徵日本書店界奧斯卡獎的「本屋大賞」,也獲得日本全國書店店員票選為最想賣的第一名小說。
台灣作家彭樹君看完後不禁讚歎:「這本書有著令人廢寢忘食的魔力。屏息讀到最後一頁時,我心中一陣陣地驚歎;闔上書頁之後,一波又一波感動的電流不斷流過了我……過去與未來互為映襯,讓人一翻開書頁就深深入迷,除非讀到結局無法放下。」也讓日本讀者驚呼:「結局超乎想像!」「感動得起雞皮疙瘩了!」
書本世界心中城堡
《鏡之孤城》的故事以拒學的孩子為主角,為作品特地來台宣傳的辻村深月表示,她小時候就覺得,學校原本應該是一個充滿歡樂的地方,但為什麼很多學生卻不快樂?所以她想以不去學校的孩子為主角,並透過他們來重新思考「學校」這個場所的意義。
出道已十五年的辻村深月認為,書裡描述的是孩子的處境跟痛苦,還有他們和成人之間的相處與交流,她相信這些情節的描寫是不分國境,不管是在日本或台灣,應該都有相同境遇的人,這次在台灣出版,能讓台灣讀者讀到這些內容,她非常開心,「我的作品連同《鏡之孤城》在內是第四次入圍,她希望藉由這本書,可以對這些孩子傳達出『我想為你們加油的心情』。」
事實上,辻村深月從出道到現在的作品,有很多都是觸及青春期少年,故事場景也常設定在學校跟教室。一般人認為上學是可以獲得同儕相處經驗的場所,但對於不去上學的孩子來說,等於是硬生生的剝奪同儕經驗,這些孩子非常恐懼踏出戶外,因此小說中她讓這些孩子來段冒險旅程,而且以生活中最常見的鏡子當作冒險入口。同時設定一個沒有學校同儕的孤城,讓有相同遭遇的孩子聚集在一起。
辻村深月透露,自己沒有長期拒絕上課的經驗,在她國中時期,「拒學」是不被允許的,「我沒有選擇不去上課的勇氣。」反觀現在的日本,老師、父母開始慢慢接受所謂「拒絕上學」這個選項。「雖然說大家慢慢認清偶爾休息不去學校是必要的,但該如何從根本源頭去解決這個問題呢,目前為止還沒有人提出解答。」
辻村深月回憶國中時的自己,「書」就像一扇門扉,成了她心中發光的鏡子,當她打開書本,就能超越性別與年齡的限制,前往沒有去過的地方。對她來說,心中的城堡就是書中的世界。她也希望大家在讀完書後,都能去發現自己是否擁有這樣的世界。
「我在小學時,在教室遇到不開心的事時就會去圖書室看書,在圖書室裡都會有一個專門管理的老師,這個老師不會建議我應該看什麼書,也不會批評我讀的書,他其實就是一個傾聽者,」辻村深月說,因為當時她喜歡看江戶川亂步或一些很恐怖、封面看起來很陰沉很灰色的書,但圖書室的這位老師卻不做任何評斷。「所以當年這位老師,是我在小學生活裡特別存在的人物。」
讓小孩不害怕長大
隨著年齡增長,辻村深月會覺得,學校其實也是好的學習場所,在學校裡可以接受基本想法跟觀念,而且有學校的對比,當學生接觸到外界的價值觀時,才可有一個對照的參考,「如果沒有學校裡頭的這套價值觀,無從比較,就無法從外界不同的價值觀裡面去得到刺激、比照、和反饋。」
辻村深月認為現在的孩子,如果覺得在學校裡面學不到什麼東西,找不到自己的價值觀和刺激,那就自己去找吧!可以藉由書籍、外界體驗、學校外的世界,去找尋那些新的刺激,學校那些不教的,可以自己試著去找找看。
非常喜歡《柯南》的辻村深月,最喜歡的作家是綾辻行人,她透露自己的筆名是借用綾辻的「辻」。至於「深月」這兩個字是來自於綾辻行人先前作品《霧越地竹木尸殺人事件》裡面有叫作「深月」的角色,就把它拿來當做自己的筆名。
到目前為止,她很滿意自己出版的每一本書,尤其《鏡之孤城》這部小說揉合了奇幻、推理、青春的成長物語等元素,希望透過這本書,讓大人或小孩不害怕「長大」,享受生命中不時會出現的改變。

「城堡的鐵門已經緩緩地打開了。城堡裡還有其他六名國中生正在等待小心的到來,狼少女不疾不徐地向大家宣布:這裡藏著一把神祕的鑰匙,找出來的那個人,就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這是日本作家辻村深月最新作品《鏡之孤城》的故事開端。圖/皇冠出版提供
「城堡的鐵門已經緩緩地打開了。城堡裡還有其他六名國中生正在等待小心的到來,狼少女不疾不徐地向大家宣布:這裡藏著一把神祕的鑰匙,找出來的那個人,就可以實現自己的願望……」這是日本作家辻村深月最新作品《鏡之孤城》的故事開端。圖/皇冠出版提供
圖/皇冠出版提供
圖/皇冠出版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