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風徐行】轉樹

26

文/劉克襄
每天清晨,當大家以不同腳步和速度在操場走路時,總有位阿婆出現於邊角,在一棵黑板樹旁佇立。她擺出類似打太極拳的手勢,單手托腰,另一隻伸出,以掌或蓮花指,對著大樹。接下以樹為中心點,保持兩公尺左右距離,緩慢繞圈。
我若未理解錯誤,此乃繞樹功。一個人相信樹有靈氣,選擇一棵允當的,可以產生良好互動。但必須有恆心,每早花些時間,對著樹近距離,溫柔而專心的對待,一個人的氣血與經脈才會逐漸通暢。縱算大樹無知,平時也會主動散發樹氣,潛移進人的身心。如是篤信者,大樹和人之間一定會激發某種心電感應。日後甚而因此一循序,了解人與樹,與自然的關係,生命得以獲取愈深邃的奧義和康健。
此一繞樹養身之說,以前即見聞過。有位總裁鬱鬱寡歡,身體常出狀況。醫生好友建議他在公務繁忙導致疲憊之際,何妨到野外選擇一棵樹,長時擁抱。還說非洲有一土著部落,男人工作疲乏時,常跑去抱一棵大樹,藉此消除勞累。此位總裁聽從了,認真仿照,結果療效真的很神奇,貼近樹後的精神狀況好了許多。此後對樹的生長,也有了不同的見解。
但都會人真要找到一棵樹,天天可以親近,進而繞行,委實不易,尤其在市區,一般樹的栽種多半考量街道景觀、車輛廢氣和空氣汙染等效果。有時一棵樹周遭還鋪上地磚或立圍籬,失去自由伸展的空間與機會。一般人自是無法靠近,或者難以接近。再者,大家認識的植物有限,也不知這棵樹是否種在適宜的地方,有無快樂。假如選擇了一棵不快樂的樹,彷彿誤診,此時繞樹功有可能就白費了。
然而只要有心,慢慢尋找,終究會找到一棵心目中的好樹,周遭以泥土為主。此樹並非得老樹或者巨大神木,只要健壯,感覺明亮,有個樹身半公尺直徑,昂揚挺立者,都是很好的原型,初學者最好的選擇。
通常離我們最近的樹,可能是住家附近的公園,台灣公園常見樹木有榕樹、樟樹、楓樹、肖楠、茄冬、麵包樹和大葉欖仁等,又或是鳳凰木、雨豆樹、印度紫檀、小葉欖仁等外來種。以上除了榕樹和一些果樹,擁有好幾個樹幹,不建議繞行外,其他樹筆直而上,加上樹周圍沒太多樹莖爬出地面,都很適合靠近行走。
這位阿婆選擇的是黑板樹。一整排,十來棵黑板樹,她為何選擇了最邊角的一棵,我不甚解。從外貌看它們幾乎相似,唯一的理由,或許它最靠外頭,空間夠寬。
許多老人家喜歡在操場散步,一邊結伴繞圈,一邊喧聊天地,生活大小俗事國家大政都可入場。集聚雖熱鬧,散步就失去節奏,或者很多意義都會消失。唯獨她孤單著,只跟樹寒暄。她一定是把大樹當做一個朋友,而且是活著可以對話的朋友。久而久之,因了阿婆的轉繞,大樹下的草地,出現了一圈小小而鮮明的裸土跑道。像天使的光環,在腳下。
轉樹者往往相信,那是唯有心神專注虔敬之心才可能蘊發而出的電流,終而在此一渾渾噩噩之世,穿過無形時空,讓樹的靈氣和自己強大互動。幾年來阿婆都如是,無非是想透過一棵樹的加持,一次長時對話的可能,尋求到某種來自宇宙和自然的奇妙感應。
繞樹走一走,活到九十九。阿婆顯然認定自己因為這樣的繞圈,生命獲得強大的能量。信者恆信,從自然觀察度,我則當成一種可能,比較想要認同的是對樹的深入理解,和對生命的態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