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0月主題徵文──秋日】秋樹深紅出淺黃

9

文/林念慈
時序入秋,把夏日的浮躁都沉澱下來,天清氣朗,水面明淨,總算可以揮別大汗淋漓的尷尬,在城市裡晃悠晃悠,在搖曳的光影裡尋覓秋色。
秋天的確是有顏色的,詩人劉禹錫就說:「山明水淨夜來霜,數樹深紅出淺黃;試上高樓清入骨,豈如春色嗾人狂。」浪漫派的人相信是西風吹倒了調色盤;而篤信科學者,則堅持是秋冬時樹葉中的葉綠素減少,方由葉黃素、胡蘿蔔素主宰葉子的色澤。其實兩種說法都好,我們需要更多元的聲音,彼此探問、融合,就像深紅、淺黃交錯,豐富了遼闊大地,心境高闊,自然「天地有大美」。
春天繁華熱鬧,帶來希望,並沒有使我發狂,只要且走且珍惜,四季都精采;好比春日賞花,到了秋天則適合看樹,除了葉片的變化之外,一棵開花的樹,更是像極了煙火,在秋日裡盛放。
現下正是台灣欒樹的花季,分隔島上、校園裡、捷運沿線都開滿了燦亮黃花,再不多時,便要結出紅色氣囊狀的蒴果,一棵樹卻有百變造型,所以又稱「四色樹」;而美人樹也不遑多讓,儘管樹型陽剛,但卻開出了婀娜的粉色花朵,遠看還以為是櫻花呢!不但能賞看,種子上的棉花還能填充枕頭,做一場秋高氣爽的夢。
到了深秋天涼的時候,風吹、葉落,雖有幾分蕭條,但想想它們正滋養著明年的春光,像一趟周而復始的生命之旅,頓覺莊嚴了起來;我有時會不自覺地哼起那首歌:「我是一棵秋天的樹……眼前的繁華我從不羨慕,因為最美的在心不在遠處……」唱著唱著,才發現自己也是一棵秋天的樹,佇立在街頭,看人間流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