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藝筆記】鶴訝今年之雪

13

文/陳牧雨
中國人一向對鶴深有好感,視其為仙禽,是仙人的坐騎。
由於鶴的造型,頭頂有類似雞冠的紅色組織,稱為「鶴頂紅」,因此又被稱為丹頂鶴;兩頰有黑色羽毛,延長頸而下,後繞至背部;翅膀有一排黑色羽毛,站立時遮住白色的短尾,因此常被誤解為黑色尾羽;其餘身軀皆為白色羽毛所覆蓋,如此紅、白、黑三色構成美麗調和的身體色彩。身材瘦高,脖子及腳都很長,動作十分優雅,常有舞蹈似的動作,因此又被稱為「舞鶴」。鶴自古因其優雅的色澤與動作,為文人所喜愛。
宋代詩人林和靖隱居杭州孤山,終身不娶,且在其隱居處遍植梅樹,並畜鶴為伴,人稱「梅妻鶴子」。
宋.沈括《夢溪筆談.人事二》記載:「林逋隱居杭州孤山,常畜兩鶴,縱之則飛入雲霄,盤旋久之,復入籠中。逋常泛小艇,遊西湖諸寺。有客至逋所居,則一童子出應門,延客坐,為開籠縱鶴。良久,逋必棹小船而歸。蓋嘗以鶴飛為驗也。」這也真是個巧思,客人來了,主人不在,家童放鶴,主人看到鶴影,知有客至,也就趕了回來。這又是鶴的另一項獨特的功能。
蘇東坡曾寫了一篇〈放鶴亭記〉的散文,內容描述雲龍山人養兩隻鶴,早上於草亭放鶴,黃昏時雙鶴則歸於草亭,以養鶴為樂。東坡前往拜見,他告訴東坡隱居之樂:「雖南面之君,未可與易也!」其理由是,春秋戰國時衛懿公好鶴,所養的鶴出入皆有車可乘,待遇比將士還好。當敵國來犯時,將士們都說,就讓鶴去幫國君打仗好了,最後,終於亡其國;而隱士玩鶴,甚至嗜酒,都還能博得好名。這是當隱士比當君王快樂的地方。
鶴既為仙禽,且為仙人坐騎,長壽是必然的。
古時流傳的一卷《鶴經》中說:「鶴,陽鳥也,而遊於陰。因金氣,依火精。火數七,金數九。故十六年小變,六十年大變,千六百年,形定而色白。」劉敬叔《異苑》也記載:「晉太康二年冬,大雪,南州人見二鶴言於橋下曰,今寒不減堯崩年也。」庾信《小園賦》裡的「鶴訝今年之雪」一句,說的正是這個典故。
問題是晉太康年間,距離堯帝過世之年已經超過千年,所以這兩隻鶴,也有千年之壽。
晉.陶潛《搜神後記》卷一:「丁令威,本遼東人,學道於靈虛山。後化鶴歸遼,集城門華表柱。時有少年,舉弓欲射之。鶴乃飛,徘徊空中而言曰:『有鳥有鳥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歸。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學仙塚壘壘。』遂高上沖天。」 去家千年,化鶴而歸,當然人事全非。
宋.歐陽修〈採桑子〉詞:「歸來恰似遼東鶴,城郭人民,觸目皆新,誰識當年舊主人。」從此,「遼東鶴」成了代表歲月如梭,物是人非的成語;或以「遼東華表」來代表久別的故鄉。
至於歷代最有名的有關鶴的詩,當屬宋代鮑明遠所寫的〈舞鶴賦〉。內容不僅描述了丹頂鶴的美麗外型︰「精含丹而星曜,頂凝紫而煙華」,及優雅的體態︰「引員吭之纖婉,頓修趾之洪姱。 疊霜毛而弄影,振玉羽而臨霞。」
然而,也因︰「入衛國而乘軒,出吳都而傾市」(《吳越春秋》記載,吳王闔閭的小女兒自殺,闔閭非常悲痛,於是將她葬在西宮門外,鑿池積土為山,石為槨,又以許多金銀珠寶送葬。並且,舞白鶴於吳市,萬人隨觀)。如此受人寵愛,結果︰「守馴養於千齡,結長悲於萬里」也點出了因被寵而無法千里翱翔自由自在的可悲。
北宋.韓琦因有人送他鶴,而寫了〈謝丹陽李公素學士惠鶴〉詩,詩中有句:「只愛羽毛欺白雪,不知魂夢托青雲。」自由自在,總比受寵而見拘的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