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生活不簡單】釀一缸醍醐味

4

文圖/啟步走共享私塾提供
去年端午節前後,我跟著講求永續生活設計的樸門農法老師,學習如何「釀醬油」。
醬油發酵的重點就是「日照時間長」,也難怪,我們熟知的老牌手工醬油都在雲嘉一帶。若是在日照不足的北部,且又是高樓林立的都市,想依著古法釀醬油,勢必得上頂樓才行。一般半日照的陽台或日照不足的公寓一樓,都不是理想的發酵所在。
我在去年端午節後,便開始晒豆入缸,而在這之前,從洗缸、晒缸、煮豆、晒豆等流程,每一步都偷懶不得。然而釀醬油最辛苦的,還不是上述這些前置作業,而是入缸之後,得「每天」由下往上攪拌數次。入缸後的頭一個月,必須清晨和黃昏各攪拌一次;第二個月可以稍做喘息,在清晨或傍晚,一天攪拌一次即可。
即便如此,入缸之後的頭一個月,還是讓我每天戰戰競競不敢出門,像是照顧小嬰兒一般,準時在陶缸前報到。萬一看到烏雲飄來,就要箭步如飛地跑上頂樓、蓋上玻璃片,以免雨水破壞了整個發酵比例;遇上颱風時,更是忐忑得在醬缸上壓了好幾層重物,就怕壞了那段時間的心血。回想那頭一個月的關鍵發酵期,真的很像在打仗,絲毫不敢馬虎鬆懈。
經過整整一年的時間,那一缸黑豆油,在今年夏天煮成了鰹魚、昆布、麥芽糖、甘草等各種調味醬油,在熬煮及濾渣的過程中,真正體會到了何謂「滴滴香醇」。因為實在太辛苦了,在棉布過濾的過程中,每一滴醬油都捨不得浪費,而捧著好不容易收集來的、透著紅褐色的黑豆油,更能理解舊時農家將醬缸當成傳家寶的原因。
這一代代承接著日月天地的恩賜,又豈是那工廠瓶瓶罐罐、不到一天就做出來的化學醬油可取代的呢!

去年端午節前後,我跟著講求永續生活設計的樸門農法老師,學習如何「釀醬油」。
圖/啟步走共享私塾提供
去年端午節前後,我跟著講求永續生活設計的樸門農法老師,學習如何「釀醬油」。
圖/啟步走共享私塾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