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朗讀生活】我就是在寫妳

17

文/高愛倫
原先以為:為了愛情,我們會努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現在明白:左鄰右舍也會讓我們努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
臨老喬遷,風險很大,我入住歡樂集中營之前,一百個朋友提出同樣的警告:離開市區,妳一個月都過不下去……
結果,我已在城上城這個集合式社區定居十八個月,而且,毫無疑問還可以繼續住下去,因為,歌在唱舞在跳,公益文藝都活耀;這裡的姑娘好閃亮,她們個個吸引我。
這個氣場磁場鼎旺如森林的居所,用負離子浸潤我的身心靈,讓我在陌生中找到前世今生般的熟悉,每一個擦肩而過的點頭之交,陸續成為我的心上人。
許淑真Lily從事特殊行業,受託為國際菸酒廠商抓盜版,這樣的人,懂法律敬法治,可是一點都不拘泥規矩,每一個言行節拍都深得我心。
在同一個長廊,我和我的高中同學陳小玉各住一頭,同樣格局的房子,我的雜亂無章加倍襯托她的室內美學品味,她在我眼中是一幅賞心悅目的油畫。
王中敬英文名KAREN,人稱K姐。她,身材,苗條銷魂;穿衣,頂尖時尚;玩樂,名列前茅;助人,肝膽相照;嗆聲,天崩地裂;愛心,擲金為憑。
在棟群組,我善意的發言卻造成他人的不悅,替我緩頰解困的是氣質不凡的梁子屏,她說「這個話題可以結束了」,真神,群組果然安靜下來,我感謝至今。
清秀佳人彭如萍有我香港朋友林阿霞之貌,總是充滿溫和柔軟的笑容,她在傾聽和表達上極具風格──凡事心知肚明卻從不急於發言。
說話直率的陳曼玲跟走地雞蛋一樣──令人安心。初見她公告:「團購款項請直接放在我的信箱就好」,頓時覺得她豪邁大氣。
家庭用品天后鍾玉霞把團購這樣可大可小的副業,當作長遠事業來經營,有一次脊椎調整帶品質不理想,她當即收回不讓大家勉力收貨,了不起。
有一天家裡聚餐,需要大量冰塊,我在群組求援「誰幫我帶些冰塊來」,一如預期,提著兩袋冰塊來的就是陳潔瑩,我對她有特殊的直覺。
很高很漂亮的陳家榛,是全城裡最愛吃185豆沙粽的鄰居,人多的聚會她從不出現,可是偶爾她會帶著小杯杯來跟我喝一下,很喜歡她的憨傻勁兒。
林媛姬生就一副喜歡聽古典音樂的氣質,我一直在想:她和喜歡看書的徐雪慧是不是該搭檔組一個讀書會?如果攜手帶動風氣,城裡的閱讀風氣和吸收力一定會倍增。
每周來城裡收成團購商品的林妙蓉,不但很愛笑,而且也很愛搞笑,將來如果有搞笑競賽,她贏高分貝笑聲的機會很大。
一起做客吃過兩次飯,纖瘦小個兒的蔣登壁,聽到任何有關社區爭議的話題,都是平和以待,負面的情緒不能解決眼前的問題,她的輕聲對白餘音繞梁。
每天敲打收銀機的素涵看起來聰明伶俐,但她居然把鼓著鈔票皮夾的大提包掉在我家而不察覺,這樣的糊塗真是人不可貌相的寫實版。
我因手笨腳拙難以習舞,以致我對舞藝始終有著嚮往卻不可得的觀賞之痴,謝慧蘭、黃玉梅的一擺手一扭腰,在我看來簡直就是傾國傾城之媚。
心裡最親的鄰居,當然是報系本家同業王敬慈;她在不同群組裡偶一出聲,必是讓人心生愉悅的雅音小趣。我倆心性相同,對奢華有距離,對樸質有偏愛。
遠在美國的施惠清,我們是從臉書開始攀談,在她回國的初次相見,我們兩對夫妻居然聊了四小時還意猶未盡,她很文青氣質。
成家聰不加群組不赴趴,她看到我總是未語先笑的靜謐氣質很迷人,她說她不會做菜,但她的韭菜盒子卻好吃得讓我念念不忘。
王淑綿荷鋤、澆花、介紹有葉黃素的雞蛋,這樣擅長農務的她,有一天在迴廊上聊到我的文章突然淚眼婆娑……讓我感動著她的感動,謝謝阿綿呀!
王美惠EQ很高,好像天下沒有可以讓她生氣的事;我是她的中繼站,她每每上樓來訪,都會加一句:「我去丟垃圾,剛好經過妳家。」
李春吟平日話雖不多,卻會在社區的政治台很有見地的指出弊端;嗯!她特別會拍照,每次聚會拍出的角度都令人愛上自己。
李景容是英文老師,喜歡寫感性文章,又喜歡邊開車邊錄笑話,於是我樂得成為她的讀者與聽眾。
會做藝術蛋糕,能用奶油繪圖的黃姿華是個異數,當我認定她是浪漫美學家時,卻又看到她以強烈意志在社區爭議中揭竿起義,軟硬彈性非常兩極。
吳美錦、陳玉霞、謝杏英,她們是青青河畔草,淳淳善溪流的代表團體,把文化氣息滾滾引進社區,又把慈愛心緒涓涓匯入鄰里,對社區形象有最大的雕塑貢獻。
花藝繪畫才高,待人接物謙和,高麗萍是我非常非常欽佩的鄰居。但她的溫馴不是沒有底線,偶見她在公共平台仗義直言,每每覺得她智仁勇俱備。
曾經無肉不歡的蔡淑彥茹素八年;她是我遇過最幽默風趣的素食者,她穿著小蓬蓬裙的妖嬌模樣,像彩雲,像彩霞,我遇到她就會「瞎扯淡」。
活力十足的吳麗虹是吸睛姐姐。在有氧拳擊課程上,她趾間豎地的匍匐姿勢,差點沒把我驚死,她文武雙修,神采自信,是銀亮白髮族的女性楷模。
撒嬌姐黃玉梅,不會廚務、不會家務,只擅外務,每天穿梭如蝶,她常以貴妃醉酒儀態得意的說:「我都累得沒有時間變老。」
看起來安靜害羞的劉學珠,一旦靠近,就知火熱高溫,一星期義務教學四堂拉伸操,讓她纖細苗條,這位七十五歲的妖精姐姐聳肩時,挺性感的。
老朋友陳茜苓是早期新聞同業裡的笑王之王,在這新社區顯然如魚得水,她嗓門大、個性帥,愛乾淨的程度讓我自慚形穢。
我喜歡的鄰居多到述說不完,漏了誰都別介意,因為如果一一點名,這就不是一篇文章,而是一本書了。
遷居,遇到很多不在我想像之中的人,因為她們的有趣,我的黃昏之戀,充滿夕陽無限好的歡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