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地址的學校】九大碗 婚宴記趣

2

文/趙莒玲
難得下山到越西縣城取快遞包裹,我想約葉如翠老師聚餐。怎知,她行色匆匆地說:「改天吧!我朋友結婚,待會得趕到中所鎮吃『九大碗』。」我從此記住「九大碗」。
大營盤學校幼兒園金桂麗老師結婚,邀我去她高橋村娘家吃「九大碗」,我立馬點頭。一轉身,就和女生宿舍管理員童阿姨討論,該送多少禮金?她提供當地的參考情報:兩百人民幣。幾經斟酌,我在紅包袋裝進三百元,親自送去。
流水席,下午四點開始上菜
隔天,在校園遇到葉如翠老師,提及送結婚禮金。她以大學畢業、有工作的年輕人送禮的價碼為例,說:「同學一律五百,關係較好的朋友八百至一千,交情最深的朋友二千。」我故意揶揄說:「可是……妳的月薪不到四千耶。」她幽默的自我調侃:「沒法!面子還是很重要的。」
金老師結婚那天,下午三點,童阿姨就催促我去看新娘子。我不解地問:「從學校走到高橋村頂多二十分鐘,為何那麼早就走?」她的理由是:「我們慢慢走下山,跟桂麗打招呼後,就準備吃『九大碗』啦。」
聽完,我懵了。忙問:「九大碗」何時開席?她回答:四點。追問:為何要那麼早?她停頓一下,細說分明:農村的「九大碗」是「流水席」,從下午四點開始,是方便遠方親友,讓他們先吃和提早返家。一張方形桌八人,一坐滿,立刻上菜;一桌人吃完,就有人清理桌面和打包帶走剩菜。
童阿姨時間抓的真準。我向新娘、新郎和金老師家人致賀後,沒一會工夫,就聽到有人高喊:「用餐了!」
跟隨童阿姨走進活動中心。望見一群人在備菜的熱炒區,忙進忙出地煎、炸、煮,一片霧氣蒸騰。四周空地擺放十幾張方桌,兩、三張排一列,每桌只要一有人坐下,不到兩分鐘其他空位就填滿了。
和童阿姨挨著坐下後,我用手指著外燴區低聲問:「那些人都是廚師嗎?」她呵呵一笑:「哪來的廚師?都是主動前來幫忙的鄰居啦。他們會自行分派工作,不必主人家操心。」我愣住了。
結婚當天,女方宴請梳頭酒
坐不到五分鐘,菜飯或放或疊,擺滿整桌,看得我眼花撩亂,不知如何下箸。親手操辦過多次越西「九大碗」的童阿姨,趕緊熱心說明以肉類為主的每道菜名:登登肉(取自農田收成的「豐登」之意)、大酥、小酥、燒白、粉蒸排骨、涼拌夫妻肺片、酒米飯(糯米飯)、炒蔬菜、三鮮湯……
迅速介紹後,她繼續補充:早年的「老九大碗」,是九碗菜上齊後,添加用盤子盛裝的兩道菜,成為十一道菜。隨著社會經濟條件愈來愈好,現在的「九大碗」,已增為十三道甚至十五道菜了。
我順勢請教:宴客為何用「九大碗」,而不是「十大碗」?她不假思索地回應:農民餵豬的豬槽多用石頭製作,十和石的發音相同,所以絕對不能用十碗待客。
這場充滿歡樂的喜宴,鞭炮聲不絕於耳。陸續趕來的賓客,很有默契的站在附近聊天、嗑瓜子、剝花生、吃喜糖,靜待下一輪用餐。
納悶的是,直到吃完「九大碗」,我都沒見著新人來敬酒。悄悄詢問童阿姨原因?她的解釋是:結婚當天,女方在娘家宴請「趕禮(即送禮)」人的酒席,稱之為「梳頭酒」,由娘家人負責接待,新人不出席。出嫁吉時一到,直接前往夫家辦婚禮;婚後三天,再邀請最親的家屬吃「梳頭酒」時預留三、四桌「九大碗」的「回門酒」。
後來回想起這場喜宴,既讓我接觸到熱鬧有趣的越西婚俗,也深刻領略了鄉間的樸質情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