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色萬千】人間有愛老夫子

12

文/汪詠黛
看漫畫,能夠讓我一會兒呵呵大笑,一會兒熱淚盈眶,當以《老夫子》為首選。
《老夫子》最近很忙,八月才在香港金 鐘蘇富比展售,創下華人漫畫拍賣新紀錄,緊接著應邀於九月二十五日至十一月四日,在九龍灣香港佛光道場佛光緣美術館總部舉辦「老夫子漫畫形色萬千」展。讓我感到好奇的是,詼諧逗趣的老夫子,會在法師和讀者面前變啥「形色萬千」把戲?
從六○年代起,老夫子、大番薯、秦先生、老趙與陳小姐等個性鮮明的人物,陪伴無數華人成長,跨越世代的幽默已超過五十五個年頭;喜愛閱讀的我當然沒有錯過,至今在捷運上低頭翻閱新版《老夫子》,還是得十分「注意形象」,不能笑個不停,不要太專注而坐過站。
一手打造《老夫子》的藝術家王家禧(一九二五年~二○一七年),天津出生,一九五六年移居香港,曾在法屬天主教會負責繪聖經,兼辦教會《樂峰報》的編繪工作十餘年。為了補貼家用,工作之餘從事漫畫創作,以「萌芽」為筆名,接著用好幾個筆名在報章雜誌發表漫畫作品。六○年代初,以長子「王澤」為筆名創作《老夫子》,膾炙人口,風行一時。
《老夫子》第二代作者王澤,學的是建築藝術,小學、中學在香港受教育,後留學美國讀建築,研究所畢業於獨樹一格的藝術學校Cranbrook Academy of Art,之後在美國費城大學擔任建築系教授,一九九○年受聘為該校終身教職(Tenure)。他不忍見父親年紀大、身體多病仍然埋首創作老夫子,於一九九五年毅然接棒,在台北成立老夫子工作室,接著創辦老夫子哈媒體公司,將《老夫子》漫畫的生命延續下去。
王家禧是勇於追求夢想與探索世界的生活家,他用長子的名字王澤創作《老夫子》,似乎命中注定王澤得一手創作建築立體塑型、繪畫,一手畫漫畫,讓老夫子的幽默與歡樂永續傳承給更多的讀者。
香港佛教光道場此次舉辦「老夫子漫畫形色萬千」展覽,將展出老夫子作者王澤(第二代)四十七件作品,彩色(顏色筆紙本畫)有三人行、幸福猴子、登峰造極、大人蔘等四幅,另一大幅壓克力彩色作品(103×90cm)〈母愛〉,其餘是黑白四格、六格老夫子漫畫,包含口不擇言、不可思議、非同小可、異想天開、以牙還牙、各有千秋、名副其實、妙手回春、完璧歸趙、南柯一夢、耐人尋味、冤家路窄、挺身而出、栩栩如生、陳年舊事、開門見山、樂極生悲、禮尚往來、顧此失彼、母愛等等。王澤、邱秀堂伉儷更出席參加了開幕式。
看到這些展出作品的標題,相信《人間福報》讀者一定不陌生,因為連載多年的「老夫子成語教室」,圖文並茂,老夫子一直在扮演成語老師呢!我喜歡跟朋友玩猜謎,猜猜看漫畫中的老夫子,究竟從事什麼工作?除了成語老師,他也是志在凌霄的飛人機師、妙手回春的醫師、活靈活現的魔術師、神乎其技的耍雜師、博君一笑的算命師,一下子著古裝穿梭過去和未來,下一刻扮潮男走時尚伸展台,唱作俱佳,演很大。
在我的《愛,就是慢教和等待》(時報出版)書裡,蒙王澤贈畫,老夫子、大番薯和秦先生「同心協力」騎單車,老夫子無疑是鍥而不捨的運動員;在我主編《我和一枝筆在路上》第一集,王澤畫的老夫子翹著二郎腿面帶微笑捧著書,一看就知道老夫子扮的是學者;《我和一枝筆在路上》第二集,王澤贈「文思泉湧躍然紙上」,畫的是五代周文矩〈文苑圖〉:三位著古裝分別是坐石頭上手持卷的大番薯、站著靠松樹旁的秦先生、立據石上的老夫子,他右手托腮、左手執卷,若有所思,老夫子扮的古代大文豪,不折不扣是一位溫文儒雅的書生。
百變老夫子,和他形形色色的親戚、朋友,包括寵物、怪物、外星人,彷彿帶著龐大的星球組織來到香港佛光緣美術館,看展的您,會與愛耍寶、古靈精怪又滿懷人間愛的老夫子如何幸福接心呢?

王澤作品〈母愛〉。 圖/老夫子哈媒體提供
王澤作品〈母愛〉。 圖/老夫子哈媒體提供
五代周文矩〈文苑圖〉為王澤作品。
圖/老夫子哈媒體提供
五代周文矩〈文苑圖〉為王澤作品。
圖/老夫子哈媒體提供
老夫子漫畫形色萬千展海報。圖/老夫子哈媒體提供
老夫子漫畫形色萬千展海報。圖/老夫子哈媒體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