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雜論】千利休之花道

11

文/陳得勝
日本戰國時代的大將軍豐臣秀吉,有一次剛從戰場戰勝回來,聽說茶道宗師千利休庭院籬笆朝顏(牽牛花)全開了,附庸風雅的他立即快馬加鞭急赴千利休家觀賞,到了千利休家,籬笆了無朝顏花。原來千利休事先得知,已將籬笆上的朝顏摘除盡淨。
他引領豐臣秀吉到茶屋,素樸牆上垂掛一個小竹筒,那朵淡紫色朝顏就插在小竹筒裡,藤蔓則自自然然垂在竹筒外──呈現小巧、靈秀、孤寂之美;豐臣秀吉自慚形穢──自己的境界與千利休簡直天壤之別,更凸顯自己的庸俗無品。
但,身為叱吒風雲、左右天下的大將軍,怎可如此蒙羞、怎可敗給眼前這個手無寸鐵的小老頭──千利休!心有未甘的豐臣秀吉,有一次就故意帶著一枝枝椏橫披的梅花和一個水盤到千利休茶屋,存心為難他,要他表演花道,插這枝梅花給他看。
只見千利休恬靜自適地將水盤盛好清水,拿起那枝梅花,從部分枝椏戳下一些花瓣於水中漂流,又戳一些花瓣散落於水盤邊的榻榻米上,接著將整枝梅花貼放在水盤上──花影相映、自然率真、悠然禪靜,有如大自然山水花木美景已移置茶屋,意境之高逸、絕美已非言語可形容。
豐臣秀吉看了瞠目結舌,神情由驚異、激賞、讚歎、嫉妒、羞愧,轉為憤怒,也下了非殺千利休不可的決心!
千利休心知肚明搶得先機,春晨身著潔白禮服於狂花滿樹的櫻花樹下,跪在玉潔的布巾上拔刀切腹自盡,完成壯烈、莊嚴的殉道儀式。春風陣陣吹來,櫻花飄落如雪,櫻吹雪中鮮血與櫻花相映成生如櫻開之絢爛;死如櫻落之壯烈,是武士道,也是千利休對他的花道精神殉美的真情,花魂流芳。
豐臣秀吉追求花道太勉強,其實一個人只要於自己美學能力所及境界賞玩已足矣!千利休就曾帶著他那個葡萄牙學生遊走高山名川時,學生問他:「老師,茶道、花道對我來說是很大的精神冒險,實在很難理解。」千利休回答他:「不必想得那麼困難;也不必那麼煩惱,可以達到是很好的,想勉強達到是不好的,茶道、花道之心只是如此而已。」這才是真正花道的精神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