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53】錢塘江畔落湯雞(下)

3

文/陳復
這「美人」原本與女人並無直接瓜葛,不能視作女人的專稱,譬如《孟子.盡心下》說:「可欲之謂善,充實之謂美。」這裡說得「美」不是指外表的美麗,而是指人的德性,因此古人往往將德高望重的人譬喻為「美人」。不過,在屈原這首詩裡,他講的「美人」是暗喻並專指不肯聽他勸告遠離佞臣的楚懷王,陽明在這種悲慘際遇裡,很難不把自己與屈原聯想在一起。
各位看官覺得他詩裡寫「美人」是指自己「婚外情」的女人,或是把他搞得死去活來的混王朱厚照,還是「期我濂洛間」,意即眼前期許他能效法周敦頤與二程(程明道與程伊川),並安慰他咱兄弟倆只要心意相通就無所謂別離,大家共同置身在同一天涯裡,開懷看待浮雲的來去,那位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湛若水呢?
湛若水話說得很輕鬆,陽明發配到貴州龍場驛,比起皇家監獄來說,或許還能行動自如,但貴州素有「天無三日晴,地無三里平,人無三兩銀」的鬼見愁稱號,龍場驛風景優美,我們現在去深度旅行固然會覺得心曠神怡,看著王陽明落難的山洞還能增長見聞,覺得頗有知性收穫,但在大明王朝的時空背景裡,這裡瘴癘瀰漫,活脫脫就是個宇宙監獄,能否活著回來,實在是個大問題。
幸好,劉瑾只替皇帝指派陽明到龍場驛報到,卻沒告訴陽明最後報到的期限,陽明於是採取烏龜慢行的速度,由北京悠哉悠哉繞來繞去地南下。
他乘船沿著運河南下,由徐州來到揚州,再往南到蘇州,最終來到運河的最南端杭州。這些路程都很正常,杭州再往右就是餘姚,他本來想先回家鄉探望已高齡88歲的祖母岑氏,自從弘治十七年(西元1504年)他回北京,至今已有三年沒看見阿娘。然而,據說來到杭州後,陽明就覺得有劉瑾派來的刺客一直在跟蹤他,恐怕將對他不利,儘管後來有人質疑說包括反對劉瑾的清流領袖劉健與謝遷都沒有被謀殺,劉瑾怎麼會特別想殺掉這羽翼尚未豐滿的王守仁呢?難道劉瑾還有未卜先知,預先得知陽明才是未來五百年難得的聖王?不論如何,縱然人家不信,要被殺的人本身就是相信了。
陽明為避免自己真的遇刺罹難,趁著月黑風高的夜晚,將自己的布鞋與行囊都擺在江畔,寫下文情並茂的遺書,託詞投江,然後再偷偷溜往一艘商船,登船往舟山群島,想要玩一日遊的套裝行程。刺客固然隔天發現陽明留下的衣物,發現這傢伙竟然想不開自殺了,就自己摸摸鼻子悻悻然想:那就回覆劉瑾交差完事罷了。
陽明蒙難記卻還沒完畢,他還真差點罹難,沒想到竟然遇到咱們台灣海峽刮來的大颱風,商船被刮得支離破碎,一日遊套裝行程本來要去舟山群島,沒想到等到張開眼睛看清風光,陽明發現眼前有隻金剛腿,先是嚇一跳,想說是否又遇上什麼大巨人,接著再仔細看,發現是塊大岩石,原來商船經過狂風暴雨的打擊,竟已被刮到福州的閩江下游,那隻金剛腿則是閩江鹹水與淡水的分界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