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風化雨】一枚金戒

4

文/張雅雯
眼前的婦人伸手在背包裡掏了許久,終於掏出一個紅色絨布的首飾盒。
「老師,真的很感謝妳,請妳一定要收下。小瑜能遇到像妳這樣的老師,真的很幸運……」她哽咽了,拿下金框眼鏡,頻頻拭去淚水。
這是小瑜的姑婆,國一新生入學不久便與我聯絡,告知小瑜父母離異後的家庭狀況,並多次到校關心孩子的學校生活,更費心協助孩子父親走出失婚及失業的雙重打擊。
那時,開學好幾天了,小瑜聯絡簿上的家長簽名欄總是空著的。下課時,我招了招手示意小瑜到走廊。「你還好嗎?」才一開口,委屈、傷心、失措摻和著淚,從小瑜的臉頰汩汩滑落。
無情的家變巨浪襲來,重重拍打著才剛升上國中的孩子,內心的苦痛如何容得下教室裡歡樂的喧鬧聲。我陪著她站在牆的這一端,隔絕外在的世界。我們班在資源回收場的上方,也是全校最偏僻的角落,只希望小瑜在這裡能尋得些許平靜。
「想哭就哭,記得擦乾眼淚,老師一直都在……」我承諾,會陪著她一起走過這段崎嶇。父親尚且因生活劇變終日酗酒,我怎能苛求滿是傷痕的孩子說笑就笑?每日的聯絡簿,是我們師生心靈最貼近的所在,寫作成為她生命的出口,顏色的選擇、字體與線條的流暢度……都是我揣想孩子心境的依據。
最初,小瑜筆下仍有埋怨、不解與傷心,直至畢業前的一篇〈我想對○○說聲抱歉〉,空格裡寫上了「母親」兩個字,至情至性的文字感動了我。我私下幫小瑜投稿,慶蒙報社主編青睞,文章登出的那天,我將拍下的報紙影像傳給小瑜的姑婆及母親,為這一家人牽起情感的網絡。
難以推辭的金戒指,會一直提醒我:走在教育的路上,關懷每一個孩子,讓他將說不出口的悲傷表達出來;而我所反饋的一字一句,將會深烙在他們的內心,讓孩子得以蓄積足夠的能量,面對成長的考驗。而這,也是身為老師的價值。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