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關鍵字】先打理心情,再處理事情

7

文/王銀賜(任林教育基會澄心法教師)
有一晚,事情忙到臨睡前還沒完成,本想撐一下、趕一趕,但最終還是放棄了。拖著疲憊的身心踏入睡房,不料迎接我的不是安靜的夢鄉,而是「爸爸,哥哥說我是智障!」雖然房間燈已熄,一片漆黑,看不到表情,但我感受到宛若置身衙門,空氣裡有一股怨氣,催促著我要主持公道,即刻升堂辦案。
累到一心只想快快就寢的我,早已沒有力氣反應,我認下這個「累」,也認下另一個「衰」——不是老早就上床,早該睡著了嗎?這兩小怎麼還給我出難題呢!一時間,大家都不發一語,告狀的沒有繼續,被告的也沒喊冤,只是躺在床上,各據一方假裝睡覺。我一邊毫無頭緒不知如何面對,一邊默默地爬上床,躺下來,蓋好被。
不久,靈光乍現,我對著哥哥說:「(按你這種說法)那我不就成了智障爸?」停頓了幾秒,我接著說:「可是我覺得我滿聰明的呀,數學滿強的、歷史也不錯!我應該是聰明爸才對。」話才說完,哥哥就撒嬌地連聲向我道歉,對我是聰明爸的說法深表贊同。僵局就此打開,房間裡的氛圍不再劍拔弩張。
不知哪來的靈感,我接著對哥哥說:「那你幫我踩背,將功折罪。」順著我的要求,他沒有異議,看來是十分樂意地照做了。而當我享受背部按摩的同時,感覺小腿也被按摩到了,原來,是妹妹靠了過來,不想讓哥哥專美於前,也想幫爸爸服務。這時,兄妹倆不再是對簿公堂的兩造,我也免了挑燈「夜審」的苦差。一場臨睡前的風暴,轉為兄妹一齊為老爸踩背的場面,我始料未及,滿心歡喜。
生活中,兩兄妹依然有時會鬥嘴、吵鬧,但身為父親的我,似乎更有信心,可以不必急於選邊站,可以不必當裁判,就像這一次,如此雲淡風輕,竟也能四兩撥千金。
故事說到這裡,其實也就夠了,當中的道理,就留待讀者自己細細體會。但澄心法教久的我,內在總有個熱心的小老師,想循循善誘,再多說些什麼。
「先打理心情,再處理事情」,我不僅在課堂上如此教導,也在自己的生活中如此實踐著。當事情迎面而來,先回歸內在打理心情,雖然結果常是內心一片空白,整個人好像變笨了,對於事情該如何做,胸無成竹、心無定見;但奇特的是,竟無一絲焦慮,也無所謂信心,就只是平靜,出奇的平靜。
初次經驗時,還真懷疑自己是否變笨了。不過,不用多久,似乎只消一兩分鐘,就會有靈光乍現,一種既不是出於聰明才智,也不是緣於豐富經驗的解套方法,應運而生。結果常是始料未及與滿心歡心的綜合體,那不只是一種驚喜,更像是一種驚豔,驚豔於造化的神奇!
愛的關鍵字,「先打理心情,再處理事情」,送給有心的你。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