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0月主題徵文–秋日】 秋天的約會

18

文╱陳曙萍
那年秋天,我要上小學了。
奶奶牽著我的手走在霧靄氤氳的上學路上,白楊樹整齊的列著隊,樹梢神祕地躲在濃霧中和秋風結伴跳起了華爾滋,雖看不清它曼妙的舞姿,卻聽得見裙襬舞動的聲音,黃色的葉瓣從霧中飄然而下,落在我的頭上、肩上。我興奮地蹦蹦跳跳,伸出小手揮打那空中飄下的黃金雨,書包裡的鉛筆盒隨著我的跳動發出清脆的撞擊聲,似乎在祝賀我要上小學了,奶奶的身體被我拉扯得前後搖晃,可她的手總是牢牢地牽著我。
奶奶是一個善於說故事的人,每天早晨她牽著我的手邊走邊為我說故事,故事中奇幻的場景讓我著迷,有畫中的仙女偷偷地跑出來為秀才煮飯,有龍王吸走暴漲的洪流解救了全村的百姓,有牛郎織女被迫分離的淒美愛情。秋天的早晨多起霧,我常擔心霧中會降下天兵天將來捉拿織女,織女是否就住在我們村莊呢?上學的路總會走完,精采的故事告一段落,我和奶奶的手被迫在校門口分開。
上完一天的課,走出校門就能看見奶奶的笑臉,我的手飛過去牽住了奶奶。放學的路我們有不同的玩法。
路旁的坡地像一座小型植物園,長滿了各種溫帶植物,到了秋天結實纍纍。金櫻子全身長滿了刺,奶奶小心將它摘下,撿起幾片樹葉把刺果夾在中間,用腳踩住揉一揉,再打開刺已落盡,放入口中嚼一嚼,如蜂蜜般的香甜在舌尖上溢開,成為我永遠的鄉愁;「羊奶果」也是我的最愛,味酸甜,色紅如血,橢圓形,如枸杞子般大小,垂釣在枝葉間;野葡萄也是我們瞄準的目標,每天的收穫各有不同。
愈入深秋天氣愈冷。那天放學,校門口沒有奶奶的身影,我飛奔回家,看見奶奶躺在床上,頭上包著紗布,母親說她去樓上拿冬衣,不小心摔下來,流了很多血,幸好已無大礙。那天過後,母親再也不允奶奶送我上學。
我和奶奶的約會停在了那個秋天。
可是每當秋風起,枯葉飄,便想起奶奶,一幕幕美麗的場景浮現眼前,我和奶奶的約會又開始了,在記憶裡,在秋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