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生神社的婚禮

183

文/黃珠芬
兩人攜手共度70年歲月,有歡喜、有爭吵、有失落、有幸福,
最後兒孫滿堂,福壽雙全。一場神社婚禮,開啟了一段美好人生。
高齡的父母,在短短一個月內相繼過世,回娘家整理遺物時,發現一張從來沒看過的七十年前的婚紗照。
年輕帥氣的爸爸時年二十七,和二十歲如玫瑰初綻的媽媽端坐中央,後面站著一位戴高帽著日式神職服裝的人;爸爸的右邊坐著阿公、阿嬤等男方家人,媽媽的左邊坐著一位日本婦人,然後是外婆、阿姨等女方親戚。不知當時左邊有什麼事發生,好多人沒有看鏡頭,結果照出這樣一張有趣的婚紗照。
照片中,背景有兩根大柱,後方很清楚地可以看到一匹抬著右前蹄、昂揚欲奔的駿馬;稍遠處有一對石雕,沿著階梯上去,山巒前矗立著一棟莊嚴的建築,整個環境看起來很清幽。那是什麼地方呢?當時也流行到風景區拍婚紗照嗎?我滿腹狐疑,但父母已逝,其他的長輩也多凋零,無從釋疑。
一兩年後,有一位朋友傳來一段影片,題目是「桃園忠烈祠」。配著〈望春風〉的音樂,從馬路拾級而上,首先,出現一座日本神社入口處必有的鳥居,再走進去有一匹銅雕駿馬,咦?看起來好眼熟喔!鏡頭再往內推,是一座雅緻的和風建築。難道,這是爸媽拍婚紗照的地方?
這個疑問一直存在我心中,卻因俗事倥傯,多年未解。直到有一天同學會到慈湖郊遊,應我要求,遊覽車轉去桃園忠烈祠一探究竟。
當天大雨傾盆,我懷中揣著那張珍貴的照片,踏上石階。當我到達山丘上時,簡直不敢相信眼睛所見,鳥居、銅馬、手水舍、石燈、石犬……以及正前方的建築,和照片一模一樣!唯一的改變是,現在的樹木濃密多了。導覽老師也證實,照片的地點就是這忠烈祠,是一處逃過早年反日拆除,難得保存完好的日式神社。
我呆立在雨中,拿著照片和眼前的景象比對,遙想著七十年前的婚禮。
爸爸是獨子,也是家中唯一的經濟支柱,為了多一點收入養活眾多食口,他申請到台灣銀行汕頭分行工作,賺些海外津貼。去了幾年後,老大未婚,父母著急,開始物色對象,要他回來成親。然而,所有的安排都被爸爸拒絕了,原來他心中一直有個人,那就是曾經在台灣銀行同事過的媽媽。當時民風保守,爸爸從未表明心跡,媒人忽然去提親,媽媽嚇了一跳,還寫信去問爸爸,這是從何說起?
媽媽從小聰穎美麗,小學畢業後,日本老師曾親自到家裡勸說,希望她繼續到台北第一高女讀書。但是,當時的社會重男輕女,單親的外婆就是不讓女孩子多讀書。媽媽的心是渴望求知的,想到可以飛出去探索新天地,就點頭答應了這個陌生熟人的求婚。
那是日治時期的一九四一年,戶外婚紗照正開始流行,兩人在神社前留下了這個歷史鏡頭。我猜,娶得心儀多年的美嬌娘,爸爸當時一定滿心得意;而媽媽呢?馬上要和一個未曾深入交往的人一起生活,而且還要離家遠赴廣東,心中必定有些忐忑吧?
他們兩人攜手共度七十年歲月,有歡喜、有爭吵、有失落、有幸福,最後兒孫滿堂,福壽雙全。一場神社婚禮,開啟了一段美好人生。
(本文由「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提供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odywang10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