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 寧廠古鎮 大巴山下的落魄貴族

68

文/陳記榮
寧廠古鎮位於重慶市的巫溪縣深山中,是個歷史可追溯到數千年前的古老地方。
夏朝時期,它是當時大巴山區巫咸國的首都,因為山洞中流出的泉水可以煉鹽,使這裡的人們富裕到不需織布不需耕種,就有衣服穿有飯吃,可見此地自古就是個產鹽致富的所在。
意外保存製鹽記憶
後來,巫咸國被鄰近的巴國滅掉,成了巴國屬地。自此鹽產於巴地,於是人們習慣在「鹽」後加個產地「巴」字,也就是現代人「鹽巴」的叫法由來了。
在明清時期,這裡是中國十大鹽都之一,產量曾達整個四川的五分之一。最興盛的時候,上山砍柴升火的人力就多達一兩萬個,以當地這樣一個崇山峻嶺中的狹小河畔,居然需要這麼多人力,可見當時繁華的程度。
不過,這地方的製鹽產業跟其他傳統製鹽一樣,因被現代化的製鹽工序取代而快速落沒。
古鎮因交通不便,至今未能發展成一個具規模、有現代化設施的景區,不過也因如此,它真實的保留了近百年來的古老製鹽記憶。
鑿山造屋擊痕猶在
古鎮沒有想像中的奢華痕跡,取而代之的,是一間間窩在山腳下沿著巷弄林立的老屋。這些磚砌木構房,沒有例外的,全都緊靠山腳修建。有些雖仍挺立卻修補甚多,有些已然傾倒,有些更徹底,只剩一面後牆;從屋牆的縫隙,可以清楚看見屋外山體凹處,還留存著明顯的鑿敲痕跡。
那是因為在最初始的時候,這裡根本沒有可供蓋屋的空地。這裡的先人們,必須持槌拿鑽,一敲一打的跟山要地,鑿掉多大的山,才能蓋出多大的房子。所以,經常在屋頂上方,明顯有被工具敲擊的凹痕。
在小村腹地最寬的位置,建屋難得分立成上下兩層平台,順著台階上行,可以看見很多老屋拆除後,地基改建的農地被經營得有模有樣。一排排冒出地面的青綠土豆苗,像擺設在地表的小盆栽,為這片暮氣沉沉的所在,增添勃勃生氣。
煉鹽遺址鎖住時光
這裡保留了不少上個世紀五○至七○年文化大革命前後的印記,當時寫的標語,至今仍在;人民公社時期興建的商品供銷社,現在還紅星高照;只剩高大外牆,裡頭空無一物的煉鋅工廠;看似危樓,目前還在使用的便民服務中心,以及年代不可考的荒廢吳王廟……都仿若過去跨越到現代的無聲烙印,堅定的將自己標記在歷史的某個角落裡。
村莊的尾端,有個大型煉鹽遺址,位於小路旁的高牆內;如果不是好奇心驅使,我們也不會鑽過那叢阻隔在小路上的灌木,並發現了這塊同時鎖住時間與滄桑的地方。
斑駁屑落的高牆,洩漏出石塊和泥土混攪堆砌的老時光,穿過牆下挖出的那圈方洞,世界在這裡轉了個彎。
走過喧騰空留廠房
這裡是村裡最大的菜園,而左側深處那高低起伏的農地上,突兀的矗立著一、二十根排列整齊的朝天方柱,柱子之間相互搭連鏽蝕的條鋼和磚條,像極一座硬生生被拔掉屋頂的大型工廠。
地面留有兩條一公尺寬的大溝和好幾堆石塊砌起的平台,幾乎每處高起的平台都有一兩個半圓形的磚砌拱口,部分拱口上還架有像現代浴缸形狀的凹坑。本來還一頭霧水的我們突然驚覺,這裡應該就是以前煮泉煉鹽的老工廠。
烈日下的老寧廠,緩緩吹起陣陣微涼的山風,而藍天下這一支支安靜直挺的灰黑磚柱,像群頑固倔強的老頭子,正激動地仰起下巴,以它們僅存的歲月,漲紅著臉朝天吶喊。
我站在貧脊的紅土高點,情緒激盪不已。這塊占地一個操場大的老工廠,在半個多世紀前,還那樣驕傲地尊享它千百年來從未間斷的繁華。這裡曾如此熱鬧喧騰的冒著大煙,有那麼多揮汗如雨的作業人員在廠間忙碌往來,有多少代人們在此靠鹽吃飯並依山繁衍。之後,又在那麼短的時間,猛然失去它慣以養活人們的能力,而迅速殞落。這其中的緣由,難道真的只有趕不上潮流的鹵鹽模式嗎?
我閉上眼,在寂靜的青山綠水下,默默地向曾在這片土地上笑著哭著走過的先民們致敬。好好活著,從來就不是件容易的事。
白鹿鹽泉奔流千年
在古鎮對面的大路邊,還有始建於距今約二○○○年前,漢代的白鹿鹽泉「龍君廟鹽泉遺址」。遺址在一棟保持良好的雙層建築內,鹽泉上鑲著一只青石雕成的含珠龍頭,龍頭左右兩側各有一股源源不絕的噴泉,日夜不停的奔流入底下的泉池。由於已無鹽業的製作,這些千百年來還堅持噴出的泉水,最終也只能自然流泄。
望著這兩股冉冉外噴的鹽泉,我想到曹操的「老驥伏櫪」。當你堅持了一輩子,最後卻發現失去了戰場時,該有多麼痛心?身為人類,我有時覺得,真是件幸運的事。因我們大多有選擇戰場的權利;對我們而言,人生的難處,經常不是沒有戰場,而是沒有鍛鍊出足夠的智慧與勇氣,去投入屬於自己的真正戰場。
河對岸就是我們稍早走過的古鎮居民生活空間,望著那些順坡而下的層層老屋,內心有些不捨。麥克阿瑟有句名言:老兵不死,只是凋零。古鎮外流的人口與增高的平均年齡,彷彿都是不可逆的無奈;但能否更有意義更妥善的紀錄曾走過的歷史呢?
最近看到重慶市政府派員勘查寧廠古鎮,作為其規畫古鎮為文化景區的依據,內心不禁為這千里外的古鎮感到些許安慰!

老煉鹽場。圖/陳記榮
老煉鹽場。圖/陳記榮
龍君廟鹽泉遺址。圖/陳記榮
龍君廟鹽泉遺址。圖/陳記榮
古鎮的煉鹽場遺址。圖/陳記榮
古鎮的煉鹽場遺址。圖/陳記榮
古鎮中的老供銷站。圖/陳記榮
古鎮中的老供銷站。圖/陳記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