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公好義駕駛 守護乘客安全

1409

文╱記者李祖翔

「我要去松山火車站,請問該在哪裡下車?」有人問司機,蔡翠雲反應迅速,從容的說:「到松山車站有3個站,第1個是『松山前站,五分埔正門』,第2個『松山火車站,八德路』,接近饒河街與慈祐宮,第3個『松山車站,松隆路』,靠近佛光山台北道場,您要去哪一個?」路線清晰程度及友善都令乘客驚訝,而她的熱心也被主管機關看見,獲得優良駕駛表揚。

蔡翠雲因為嚮往軍旅生活而參加許多戰鬥營,培養了獨立自主、身先士卒的正義性格,駕駛工作才表現得如此出色。圖/蔡翠雲提供

蔡翠雲對工作的認知是:「駕駛應該讓乘客感到安心」,相比要「問路的乘客自己去看站牌」的駕駛,乘客更認同她的服務。她謙遜的說,自己17歲就當車掌小姐,1982年改制後換跑道,2004年成為夢寐以求的客運駕駛,服務將滿15年,對工作不只是期許還有更多的責任,除了當一名好司機,也為用路人把關,「我們還有司機群組,彼此分享路況或建請能改善的地方。」他們無聲交流,是城市的守護者。

佛光山台北道場。圖/資料照片

可貴的是,蔡翠雲不只關注路況,察覺到跑馬燈常在開過站後才報站,就主動對乘客說:「本公車由石壁坑發車,終點站是台北車站(重慶),起訖47站,一趟來回2小時,計34公里,下一站是……」她說:「公司沒有規定要背路線,但每次報完,乘客都說讚。」後來她甚至自製路線圖和時刻表,送給有需要的人,尤其是長者。

松山火車站。圖/資料照片

上進學習 開拓眼界

有次,蔡翠雲駕駛252路公車,離峰時綠燈了,卻有隻中型犬穿越馬路,她果斷的禮讓,乘客都為她豎大拇指。原來她常把動物當夥伴,客運總站的流浪狗都被當成「守護者」,不只買東西給牠們吃,哪隻狗狗幾歲了、是第幾代都一清二楚,公車要起步也會和在底下打盹的狗狗說:「注意安全喔!」

她尊重生命還急公好義,連下班去吃東西,看到對街樓房冒火或路上有事故都馬上協助報案。此外,她相信「吃得苦中苦可以端正自我」,從高中到出社會,都報名戰鬥營,小琉球戰鬥營、霧社先鋒營和金門、馬祖、基隆戰鬥營都有她的身影,37歲那年還因為是最年長的隊員被《金門日報》報導。至今她都忘不了一個人搭飛機、坐船離鄉,挑戰平衡攀登、走鋼索、垂直下降,一切生活自理及穿迷彩服打靶的歲月,大拇指上的「人字傷口」就是紀念。

蔡翠雲主跑的252路公車。圖/蔡翠雲提供

相比一般司機,蔡翠雲身體硬朗、熱愛學習,打破「書讀不好才當司機」的傳統印象。她羨慕大學生懂英文,就靠墊板上印刷的字母學習,小學5年級每天熬夜串珠,邊打瞌睡邊忍受手指刺破的疼痛,自己負擔每月900元英語補習費。長大後她在台北空軍官兵活動中心餐飲部服務,還是西餐助理會計,因為細心且能用英語接待外國人,獲長官青睞,不僅學會與軍官互動的禮儀,還出入外交部、官邸,大開眼界,從此更加上進,她的日文也不錯,能唱日本歌,客語也會一些。

認真認分 溫和謙讓

熱心、細心、好學、主動、富有正義感是蔡翠雲的特質,但她還是一個認分的人。公司規定駕駛不能和乘客聊天超過3句話,以免發生意外,她恪守規範;公司宣導,一句「得讓人處且饒人」,牢記在心,其他車輛挑釁或爆發衝突時,都能先一步道歉;有乘客不按鈴只喊要下車,開過站就投訴她,她忍住,下一次耐心聆聽;平時轉彎、剎車都提醒乘客抓好扶手,乘客不聽,跌倒後投訴,她也不抱怨,提高警覺,加強注意車內的9面鏡子,她的作法讓人不再投訴。

蔡翠雲自製的路線圖,可以看到站牌接近哪些地標的備註。圖/蔡翠雲提供

工作戰戰兢兢,累的時候蔡翠雲會找地方休息,享受一個人獨處與沉澱,她說,只要激勵自己「為工作而生活,為生活而工作,要跟昨天的我較勁」,並回想乘客的寒暄、讚美及掌聲,所有不愉快都拋到九霄雲外。而讓她努力往前看的動力,從她的手機能看出端倪,上面貼了2張貼紙,1張寫著「您的需要,我懂」,1張「你讓座,我好孕」,普通的捷運標語,也能當作隨時看見別人需求的提醒。頒獎表揚那天,台北市長柯文哲讚賞優良駕駛是當前社會能友善和諧發展的力量,家人都為她喝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