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10月主題徵文──秋日】秋靈動

40

文/李燕瓊
林語堂形容秋天是:熏熟的溫香,又或如文人下筆漸趨純熟練達,其文讀來意味深長,這正是莊子所謂「正得秋而萬寶成」結實的意義。
大文豪果然深識秋中況味。
大自然,總是一朝一露地認真書寫著故事,你若匆匆走過或偶爾缺席了,難免遺漏了季節裡的某些精采;慶幸的是,時間長河裡,歲時DNA還是會忠於初心的堅持,迴轉人間再走一趟,你還是可以重見那醇厚交融奔放的風華,那是:一派天然醇厚的色彩,奔放且收放自如的神情。
從來,季節就盡職地美麗著。這秋,天地、日月都醞釀、加持過的歲月風華,它深沉的獨特魅力,無從複刻;看落英翻飛起舞,漫天秋色迤邐,美啊!連空氣都輕盈著,秋天所有的姿態,就都在空氣裡被安靜地呈現出來。
淺秋,溫婉清逸柔淡,淡得好。有時候,輕簡,反而豐滿多情。淡淡的…才好細細品嘗盛夏張狂過後的餘味,那花草,自有一種輕慢節奏的韻律,舞著一種行雲流水的優雅曲調,風華自美。
秋天,是有顏色的。有一些花,是要盛夏過了才綻放。如:飛揚若雪的白色木藤蓼、長在溪邊淡粉柔白的麥瓶草(又名淨瓶)、橙黃大麗花、粉紫木槿、黃花鼠尾草、紅楓……汪汪洋洋地既溫柔、多情似纖纖女子,又狂野、豪放如海浪奔騰,花開如海,這最美的紅塵。
秋分過後,巷口的楓,覓著了棲處,就匆匆輕妝上枝頭,藍空中盡顯風情;秋光爛漫,在淺蔭叢間,彷若聽盡,琉璃般清脆、朗俐的笑聲,燦燦悅耳。
那光,無所不在(所以,黑夜常要逃走)。生命,不也是那樣堅持著要向陽?
於是,秋靈動了起來,穿透天地,寧靜而美好。
心,如花草芳菲,如秋美色。在這秋日。

林語堂形容秋天是:熏熟的溫香,又或如文人下筆漸趨純熟練達,其文讀來意味深長,這正是莊子所謂「正得秋而萬寶成」結實的意義。
圖/李燕瓊
林語堂形容秋天是:熏熟的溫香,又或如文人下筆漸趨純熟練達,其文讀來意味深長,這正是莊子所謂「正得秋而萬寶成」結實的意義。
圖/李燕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