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思念】深秋憶母

12

文/李月治
母親離世於深秋時節。當大哥緊急來電告知母親病危,我匆忙返鄉,看到骨瘦如柴的母親時,忍不住放聲大哭。
母親始終堅強,當時家鄉相對貧窮,廁所建在戶外,那時母親已經非常虛弱,舉步維艱,卻仍然不要人攙扶,堅持自己拄著拐杖如廁。每每憶起她瘦弱卻又堅強的背影,總讓我鼻酸不已。
母親臨終前一夜,我們六個兄弟姐妹排排站在病榻前,秋夜冰涼如水,加上身心俱疲,我不禁縮著脖子、弓著身,瑟瑟發抖,茫然不知所措地望著彷如風中殘燭的母親。
母親的眼光緩慢而不捨地一一巡過我們每一個人,大姐俯身告訴媽媽:「不要怕,我們都陪著妳。」母親點點頭。最後,她的眼光停留在我身上,喚著我的名字。我趨前,以為她要交代什麼,只聽見母親用微弱的聲音說:「要照顧好自己。」而這,就是母親對我說的最後一句話,第二天凌晨她便離開了我們。
即使我已成年、結婚,在母親眼裡仍是長不大的小孩。在她生命的最後時刻,最牽掛、最放不下的,始終還是自己的孩子。
難忘小時候,母親一早喚我起來晨讀,當我睡眼惺忪地走到廚房,母親已經幫我們打好刷牙洗臉的水,餐桌上也早已擺好一碗碗的地瓜粥;更難忘大考時,母親的深夜陪讀和專屬我的「深夜食堂」,那美味仍然在記憶裡飄香。
記得有一次我和母親鬧彆扭,故意躲在宿舍,連節慶也不回家,寧可吃泡麵。我知道,不回家吃母親煮的飯菜,最讓她難受了,我用這種最任性又愚蠢的方式懲罰母親,無知地以為這樣就是贏了。最後,是母親讓大嫂用提鍋裝了熱騰騰的雞湯送來宿舍,讓我羞愧難當,熱淚盈眶。
小弟說,他每出差到一個城市,總會下意識尋找母親喜歡的東西,最後才想起母親已離開我們許久。我常想,母親若在世,我一定要好好孝順她,所做的每一件事一定要讓她開心。然而,如今子欲養而親不待,徒留遺憾,對母親的思念和祝福,也只能留在夢中了。
又是思念的季節,不自覺憶起那個冷冷的秋夜。往事歷歷,清晰如昨,想起母親病榻前的叮嚀,她最後的遺言,無盡的母愛,伴隨著無盡的思念。
願天國的母親,一切安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