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美國時代下的破碎年代

7

十月二十日這天美國總統川普正式對外表示,將退出冷戰時期與俄羅斯簽訂的「中程核武條約」,消息一出不但引發俄、中的強烈反彈,凡是不利於美國國家利益的國際/多邊協議,在川普當政下均一一退出,也為國際間投下巨大震撼。
中程核武條約簽訂於一九八七年,當時正值冷戰期間,美俄為緩和緊張態勢,針對核武彈藥進行總量管制。然而三十年後的今日冷戰早已結束,從一九九○年代至今稱為「後美國時代」,當年冷戰的對峙情形已不復見,全球開始進入多強時代。美國先後在二十一世紀發動兩場中東戰爭,雖獲得勝利,但也嚴重拖垮國力,在聯邦政府預算不斷赤字的現實下,美國政府開始出現捉襟見肘的情形,對外必須擔負「世界警察」的角色,對內許多重大的公共建設面臨斷炊危機,在此情勢下,川普政府為重新提振國力,凡是不利於美國利益的政策直接否決,為全球化下投入震撼彈。
所謂「後美國時代」,並非代表美國退出世界強權舞台,而是在衡量自身利益、資源有限的條件下,已不願應付世界上所有的紛爭。在川普高舉「美國優先」口號下,美國政府視利益為最高原則,開始出現許多反常、忽視責任的對外表現,例如二○一六年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二○一七年退出巴黎氣候協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伊朗核協議,二○一八年又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萬國郵政聯盟等,一系列漠視國際組織的表現,除了重創美國的國家形象,世界各國正面臨失去國際領頭羊的困境。
針對「後美國時代」的到來,中俄在世界的影響力快速增長,中國大陸透過強勁的經濟成長與合作動機,不但立足美國後院,對於開發中國家的經濟援助也表現卓越;俄羅斯雖已非昔日冷戰強權,但透過天然氣、石油的大量輸出,改善自身破敗的經濟,加上身為擁有北極領海最多的國家,開發新型北極航道,縮短運輸成本,為自身經濟條件提供許多合作契機。
美國貫徹民族主義,世界警察的角色漸漸淡去,雖然仍為世界大國,其責任的拿捏與貫徹已不能與冷戰時期相比。因此世界各國均須重新習慣大美霸權的私心,更亟欲找尋能替代美國的世界霸權。換言之,在新的強權來臨前,世界正進入權力支離的破碎年代,各國必須謹慎以對。
宋磊(嘉義市/時事評論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