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嶠人物萬象】汪春源渡江悽愴

481

文/黃議震
光緒十三年(一八八七年)四月,唐景崧以中法戰爭中成功招撫劉永福及其黑旗軍起兵與戰有功,功授福建分巡台灣兵備道,閏四月渡台到任(註❶)。
唐景崧出身翰林,雅好詩文,其渡台對台灣詩鐘風氣的推波助瀾及傳統詩社的發展,影響甚大。
其提倡文風,拔擢後進之舉,在連雅堂所撰〈丘逢甲列傳〉記有:「灌陽唐景崧以翰林分巡台灣兵備道,方獎掖風雅,歲試文生,拔其尤者,讀書海東書院,厚給膏火,延進士施士洁主講。於是逢甲與新竹鄭鵬雲、安平汪春源、葉鄭蘭肄業其中。」(註❷)唐景崧聞許南英恩師台南進士施士洁文名,造訪再三,並禮聘至台南「海東書院」主講,丘逢甲、鄭鵬雲、汪春源因而有幸同窗。
隔年,光緒十四年(一八八八年)戊子科,丘逢甲與汪春源一同出獵科場,兩人同榜中舉(註❸),隔年丘逢甲遠赴北京參加己丑科會試,高中三甲第九十六名進士(註❹)。
然而,丘逢甲的同窗汪春源,科場並不順遂,先是光緒十五年己丑科不知何因,未能赴北京趕考,之後雖應考庚寅恩科(一八九○年)、甲午恩科(一八九四年)、乙未科(一八九五年),皆與進士無緣。
光緒二十一年(一八九五年),甲午戰爭清廷大敗,汪春源正在北京應試,當《馬關條約》簽訂消息傳開,汪春源與同在北京參加科考的另外兩位台灣舉人黃宗鼎、羅秀惠,聯合在京的台灣進士戶部主事葉題雁、翰林院庶吉士李清琦向都察院上書。
據《清光緒朝中日外交史料》卷三十七《上都察院書》錄此聯名上書:「……聞諸道路有割棄全台與倭之說,不勝悲憤!……今日一旦委而棄之,是驅忠義之士以事寇仇,台民終不免一死,然死有隱痛矣!或謂朝廷不忍臺民罹於鋒鏑,為此萬不得已之舉。然倭人仇視吾民,此後必遭荼毒。與其生為降虜,不如死為義民。或又謂徙民內地,尚可生全。然祖宗墳墓,豈能捨之而去!田園廬舍,誰能挈之而奔?縱使孑然內渡,而數千里戶口又將何地以處?……情關鄉梓,不已哀鳴……」上書通篇悲憤哀楚,反對割讓台灣。
《上都察院書》四月二十八日以葉題雁、李清琦、汪春源、黃宗鼎、羅秀惠五位台籍進士、舉人遞出,輿論譁然,為五月二日康有為、梁啟超為首的十八省舉人串聯的「公車上書」壯大可用之士氣。
而參與《上都察院書》的汪春源、黃宗鼎、羅秀惠三位台籍舉人,在這場乙未科皆名落孫山,而這場轟轟烈烈的「公車上書」,縱然有十八省舉人士氣,依舊改變不了清廷棄地之議的《馬關條約》。
乙未(一八九五年)割台,丘逢甲為團練使,統領義勇軍,許南英則任籌防局統領,擔起抗日重任,未久台灣失陷,施士洁與門生許南英、丘逢甲、汪春源皆攜眷內渡。
幾年後汪春源又赴京應考戊戌科(一八九八年)會試,中為貢士,後因故未參加殿試,隔年(一八九九年)決定再入京補行殿試,好友許南英賦詩〈送汪杏泉(汪春源)入都補殿試〉送別:「風雲變態幾經秋,刦火生還有舊遊……栖翠簃間同簡燭,莫談鄉事起鄉愁。」
原本汪春源補行殿試,可列名為辛丑恩科(一九○○年)進士,「但因北京貢院一九○○年被毀(按:八國聯軍),辛丑恩科和壬寅科乃合併為癸卯科,於一九○三年舉行,汪春源因而列名癸卯科(一九○三年)三甲第一百二十名進士。」(註❺)成為史上最後一位台籍進士。
汪春源登進士後,同年(一九○三年)籤分江西鄉試秋闈分校,在科舉制度中實踐理想,為國薦拔人才。不幸,隔年清廷舉行中國歷史上最後一次科舉考試──甲辰恩科(一九○四年),一九○五年在袁世凱奏請下,持續一千三百餘年的科舉制度正式廢止。
民國十二年,台灣最後一位進士且最後一位棄世的汪春源,在異鄉結束其風塵悽愴的一生,病逝於福建漳州振成巷。林熊祥堂哥林景仁與汪春源同為「菽莊吟社」社友,輓詩有句:「海外再無前進士,社中群惜古先生」,舊時風痕,一時銷歇。
註解:
❶出自《台灣地理及歷史卷──九官師志》第一冊「文職表」,台灣省文獻委員會編印,民國六十九年八月,第二十五頁。
❷出自連雅堂著《臺灣通史》卷三十六,古亭書屋影印,民國六十二年六月十五日影印本發行,第一一三九頁。
❸出自張良澤編《王詩琅全集──卷八臺灣人物表論》,德馨室出版社,民國六十八年十月三十日初版,第一六○頁。
❹出自房兆楹、杜聯喆合編《增校清朝進士題名碑錄附引得》,哈佛燕京學社,一九四一年六月出版,第二二一頁。
❺出自汪毅夫(汪春源曾孫)著《臺灣近代詩人在福建》,中華發展基金管理委員會,民國八十六年初版,第二二二頁。

許南英著《窺園留草》中〈送汪杏泉(汪春源)入都補殿試〉一詩。圖/黃議震
許南英著《窺園留草》中〈送汪杏泉(汪春源)入都補殿試〉一詩。圖/黃議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