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美俄中程核武條約 對誰不利

2

美國總統川普日前宣布要退出美蘇一九八七年簽署的「中程核武條約」,為此,美國國家安全顧問波頓會晤俄羅斯國安會祕書長帕特魯舍夫、外交部長拉夫羅夫以及國防部長紹伊古。
俄羅斯「世界經濟暨國際關係」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弗拉季米爾·德沃爾金少將分折,退出該條約,將引發軍備競賽和因區域衝突導致核武使用的危機。
對於俄羅斯而言,「中程核武條約」對俄國的限制和削減數量遠遠超過美國。當初戈巴契夫與雷根簽署此條約之後,俄羅斯為此向美國專家敞開了所有飛彈基地,並且按照其指示進行武器削減,反觀俄羅斯專家在美國並沒有這樣的權利。美國在波蘭、波羅的海或是甚至在前蘇聯國家部署飛彈,將使美國透過軍事基地達到拓展武器市場和控制歐洲安全的雙重效果,但對俄國的嚇阻效果大於攻擊目的。
俄羅斯不但特別關注具有導火線能力的基輔當局,還要強化與白俄羅斯以及中亞國家之間的共同防禦能力。烏克蘭最關心的還是天然氣管道和烏東的領土問題。克里米亞本來就是俄國囊中之物,俄羅斯以租借軍港的方式管理黑海艦隊,但是前述兩項卻是烏克蘭經濟命派。俄羅斯仍掌握與烏克蘭轉圜餘地的籌碼,但進程取決於德法對此的態度,這將加速德法對俄的妥協。特別是歐盟事實上在俄國洲際飛彈的範圍內,美俄若正式退出條約,將使歐盟更加依賴美國保護。
如前所述,美國若執意退出「中程核武條約」,莫斯科決不會是最憂心的那方。但是經濟制裁的延續,迫使俄羅斯只好放開手腳大賣S400飛彈和能源,這只是使俄國的軍事力量更加深入中東和亞太地區,造成俄國的經濟缺口,更仰賴中國大陸以及全力鞏固歐亞板塊周邊的地緣政治關係。
俄羅斯總統普亭在索契的瓦爾代國際論壇上,回答兩韓問題專家托羅拉雅的提問,表示俄羅斯把經濟整合,當作政治解決的先決條件,爾後俄國將逐步對朝鮮半島的安全負起責任。普亭特別強調中國大陸在此的工作最多,俄羅斯必須和中國大陸合作執行和平路線圖。
川普看到了普亭的作法難以短期改變,只能將矛頭轉向中國大陸。中國大陸何時與美國和解,取決於中俄矛盾和美俄消長。如果這些因素減弱,那麼,中美貿易戰前景不明和地緣政治不穩定,還會是美國火中取炭的方式。
胡逢瑛(桃園市/元智大學助理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