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54】二十年後海上見(上)

10

文/陳復
陽明乘坐商船終於登岸,夜裡順著山徑奔波數十里,來到一座寺院前,心想借寺院休息一宿,因此拍打山門求宿,沒想到拍得愈急,裡面明明聽見有聲音,僧人就是不肯出來開門。陽明百般無奈,又餓又累的他,只好繼續往山裡的羊腸祕徑前行,來到一座破敗不堪的野廟,他想說終於有個暫時落腳的點了,本想推門進去,沒想到門一推就倒下來,他躡手躡腳的進去裡面東瞧瞧西瞧瞧,發現廟中央有座香案,就坐在椅子上,倚著香案睡著了。
沒想到這是咱們現在已經瀕臨絕種的華南虎的虎穴,夜半老虎回窩想睡覺,聞到有人味,很生氣「鳩占鵲巢」或「人占虎穴」,繞著廟外的廊柱,不斷大吼,牠老兄就是不敢進來,硬是在外面餐風露宿一整夜,陽明則因為太累了,睡到鼾聲如雷,聽都沒聽見。
第二天清晨,陽明夢見有隻斑斕的猛虎,向他猛撲而來,他不禁嚇醒,猛然張開眼睛,竟然看見眼前有兩位僧人在推自己,六目相望,彼此都大驚失色!
原來,昨天那間寺院的僧人很慈悲,他們長年養成好習慣,按慣例會來這間野廟幫忙收屍,順便替華南虎的虎穴做好清潔打掃工作,他們預料昨晚敲門的那位施主應該已經被老虎吃個乾淨了,就過來想收拾一下,順便拿一下他的行囊。
結果,進來後大驚失色,發現陽明竟然還活著,問道:「施主還活著?」陽明站起身讓僧人看清自己毫髮無損,他們很驚訝說:「你真不是常人,這裡是老虎夜晚盤據的巢穴,否則怎麼會沒事呢?」陽明就將自己夜裡如何碰見老虎,老虎看見他被嚇跑的事情加油添醋講一講,其實他睡得飽得很,並質問兩位僧人為何昨夜不願收留,僧人告知:「這些時候常有土匪在山中打家劫舍,因此我們不敢收留陌生人來寺院過夜。」
僧人就帶陽明回寺院,這座山就是鼓山,這間寺院就是湧泉寺,路上經過朱熹寫高達四米「壽」字的巨大石刻,陽明停下來向朱熹的石刻字長揖致敬,回想自己昨日差點淪落虎口,陽明感觸良深,腦海中不禁浮現出這詩句:「海上曾為滄水使,山中又拜武夷君。」這「武夷君」就是指朱熹。
他的知交湛若水後來在〈陽明先生墓誌銘〉裡,笑著說這段經歷應該是「佯狂避世」的故事,他的弟子錢德洪則很認真地將這段經歷記錄到《王陽明年譜》裡,並接著訴說下面這段充滿冥契的傳奇事蹟。
至於他到底有沒有到湧泉寺,或者其實是到武夷宮,其實一直有不同的說法;這兩個地點他都有去過,然而他是不是海上落難時流浪過來?抑或後來做官才各自來這兩寺?甚至如同湛若水的看法,陽明根本沒有遭刺客追殺,乘船因颱風翻覆到福建,這件事情其實是陽明個人「加工出來的傳奇事蹟」,《王陽明年譜》當真就跟著記載了。因為陽明沒有回答,此事已經死無對證,不論最終的真相究竟如何,我們姑且繼續說下去。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