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心30年 彈指神功繪丹青

0

【本報綜合報導】玻璃當紙,掌指作筆,運指和塗抹之間,山石和雲海的色塊逐漸顯現,但唯有畫作全部完成之後,將玻璃翻轉反看,方能發現匠心之獨運:雲蒸霧繞的悠遠意境下,甚至瀑布和松樹的點綴都由於指紋的渲染別具質感。
古今中外,以手指作畫並不鮮見,但是用手指在玻璃的反面作畫,卻是安徽馬鞍山人劉傳勇的獨創藝術形式。已年逾古稀的劉傳勇從小酷愛繪畫,家裡牆壁畫滿塗鴉,在美術學院任教的舅舅發現他的天賦。十三歲開始教他學習水墨。
後來,劉傳勇成為馬鞍山鋼鐵廠的油漆工人,卻從未放棄繪畫愛好。一九八四年,他參加繪畫比賽,隨手用手在紙上畫就一幅梅花竟意外獲特等獎,使他備受鼓舞。
中國用手代筆作畫的傳統自古有之。《唐朝名畫錄》中就記載唐朝畫家王洽微酣後潑墨山水的肆意,並隨墨跡之大小形狀腳踩、手抹,甚至以髮髻取墨,自成濃淡,畫成山石雲水,這給劉傳勇很大啟迪。
一九八六年他毅然放棄工作,在一九八○年代的中國大陸,從國營企業辭職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然而他卻樂此不疲,在指畫藝術中鑽研三十多個寒暑。
至於為何選在玻璃上作畫,劉傳勇表示是受到清末藝人在鼻煙壺內用毛筆內畫的啟發,花鳥、山水透過玻璃的厚度觀賞,別有一番韻味。「欣賞傳統水墨畫在宣紙上只是一個平面,但是通過玻璃反畫,在裝裱過程中加入冷光源照射,視覺上會產生滲透,形成空間和立體感。」劉傳勇說。
然而,在玻璃上作畫也有局限,顏料容易開裂無法保存,畫作猶如曇花一現。為了克服這一難題,劉傳勇花費八年選料、搭配、試畫……終於配比出一套適合在玻璃上作畫的顏料,還獲得中國大陸國家知識產權局授予發明專利。
突破技術難題,劉傳勇創作更加不拘一格,花鳥、山水、仕女、動物皆可入畫,既可古典沉穩也能現代活潑。多年的指畫生涯,已將劉傳勇的手指磨得異於常人的光滑,但背後也是功力的積澱。現在隨意出題,一杯茶的工夫,便可完成一幅小作品。
二○○八年北京奧運和二○一○年上海世博期間,劉傳勇均應邀現場作畫。如今,他已創作手指玻璃反畫近千幅,銷往世界二十多個國家地區。他還將這門技法,先後教授給六名美院大學生。「我們正在籌備文化園和藝術學校的建設,向更多的有志者傳授手指玻璃反畫,把這門藝術發揚光大,傳承下去。」劉傳勇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