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靈犀

212

蕭如軒/台南市成功大學心理學系
記得國中時,偶爾以口形與座位相隔遙遠的朋友隔空對話,就像每個小女孩的年少歲月一樣,倒不見得真的能讀懂對方唇語,更多的是彼此深層的理解。成長過程中,這樣的交流漸漸減少,我卻一直渴望,再一次遇見超越語言的心有靈犀。
求學路上,我總是師長、同學眼中文靜內向的存在,大家卻是鼓勵能言善道、活潑外向,但是,我就是做不到,在家裡像隻嘰嘰喳喳的麻雀,出了家門卻在某些情境、某些時刻,一個字也說不出來。隨著年紀增長,非但沒有轉好,緘默的情況反倒越加固著,情緒焦慮敏感、無法適時適當自我表達的外在行為塑造了叛逆問題少女的形象。去年夏天,醫師告訴我「選擇性緘默症」這個可能性,一開始好糾結,我真的患有選緘症嗎?但是,若非選緘,為何我總是無法順利表達呢?
同年秋天,在社群網站的國外病友社團中,我認識了一位日本女孩——Ayaha,這是我們第一次和病友交流、分享自己的故事,縱使隔著電腦螢幕、橫跨海洋,兩顆心卻是日益親近、交融在一起,我們為世界上存有能聽懂自己處境的人而興奮不已。短短兩天香港選緘工作坊,我們一起經歷了許許多多,雖然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卻彷彿相識多年般親暱。離開香港前一晚,意識到這是本次旅行中相處的最後一段時光,我不禁低頭含淚, Ayaha早已淚流滿面,我只是微微拉起嘴角,拍拍她的背,不願帶給她更多的感傷,此時此刻,我們什麼也不必說,彼此心照不宣。
「兩個小女孩透過自己的努力一起創造了特別美好的故事。」心理師真誠地對我說道。回憶起朝夕相處的兩天裡,從一開始表情僵硬、相對無言地交換見面禮,漸漸藉由筆談、手機程式交流,一個會心的微笑讓一切盡在不言中,我們牽手前行、同框自拍、同床而眠,共享無數歡笑與淚水,甚至,兩位羞答答的女孩,能夠在陌生的城市獨立搭乘地鐵,可以於廣東話和英文充斥的異國他鄉點餐、詢問接駁車時刻表及諮詢講師,最後一晚,我們促膝長談至深夜方休,那是第一次,我們對於說話如此殷切,彷彿共剪西窗燭的溫暖。我們一起完成了許多原先做不到的事情,儘管再一次分隔兩地,關於接納與勇氣的傳說無可磨滅,攜帶著旅行時覓得的自信和彼此的祝福回到生活中,我們不再是孤單一人。
對於選緘並沒有特效藥,與Ayaha之間的情誼卻是溫潤的補藥,滋養著彼此的生命。「說話不是唯一溝通的方式。」我永遠忘不了心理師是這樣告訴我的,Ayaha出現在我的生命更是印證了這句話的真諦,相見永不恨晚。兩株含羞草正在雨後蒼穹之下伸展、綻放,拋卻陰霾,向陽而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