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私的愛 義工媽媽

2

文/漣漪
走在路上,忽然聽見有人跟我打招呼:「老師早!」
我停下腳步,望著跟我打招呼的中年婦人,接著發出驚喜的呼聲:「你是阿哲的媽媽!近來好嗎?」
「老師,19年不見了,你還記得我,記性真好。」阿哲的媽媽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當然記得。20年前,我接了一班高年級,班上共有35位學生,為了學生的安全,每天早上7點,我一定提前到教室陪伴他們早自習。
那時,我剛跨過知天命之年,精力充沛,除了下大雨的日子,每天早上5點鐘,我一定準時到運動場跑個5公里,然後匆匆趕回家裡洗澡,接著再趕去學校報到。
有一天早上,阿哲的媽媽到學校找我。「老師,我可以每天早上到教室陪學生早讀嗎?這樣子,你就不必急急忙忙趕著7點到教室。
「謝謝,歡迎都來不及!」當時,我立刻一口答應。
那是個父母覺醒的年代,家長紛紛走進中小學校園,參與學校的事務,譬如擔任導護義工、圖書館義工、說故事義工等等。至於班級義工媽媽,有些老師則是敬謝不敏,擔心萬一來個家長督學,可能帶來麻煩。至於我呢,倒沒有這種顧忌,因為我的一切教學和成績計算,都是公開透明的。
阿哲的媽媽是復興商工美工科畢業,除了陪伴學生讀書外,還會著手美化教室,讓班上的教學的環境,充滿了一片欣欣向榮的氣息。
我非常感謝阿哲的媽媽,她真是上天派來的菩薩,帶給我和全班學生正面的能量。比較遺憾的是,畢業時阿哲沒有拿到任何獎項。我雖然知道阿哲是乖巧的孩子,但孩子的眼睛是雪亮的,我不想讓他們在小學時代,就留下不公平的人生陰影。
「那阿哲結婚了嗎?」我從回憶裡回神過來。
「老師,他結婚了,現在有一個讀大班的孩子。」阿哲媽媽的臉上,流露出喜悅的神采。
「阿哲在哪邊高就?」
「他擔任生命禮儀師,太太是美容師。」阿哲的媽媽說。
360行,行行出狀元。據我所知,生命禮儀師和美容師都是不錯的行業,收入也很好,我為阿哲一家人感到高興。
「謝謝你當年的鼎力幫忙,我和學生一直都很感謝你。」跟阿哲的媽媽告別時,我說出遲來的感謝。
「這沒什麼,老師再見。」
阿哲媽媽的臉上洋溢著慈愛的光輝,腳步輕盈地往前走,在我的心湖留下了動人的漣漪。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