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另類景點 慕尼黑舊南墓園

9

文/林采翔
想了解慕尼黑的前世今生,除造訪由大大小小位於瑪利亞廣場(Marienplatz)及卡爾廣場(Karlsplatz)所連成的古典教堂、新舊市政廳及啤酒屋外,舊城區以東的森德靈門東南方,有一座歷史近五百年的古老墓地,更是述說慕尼黑古往今來最佳的標記。
俗稱「舊南公墓」的這片墓地,與位於巴黎第二十區的「拉雪茲神父公墓」及維也納Simmering區的「中央公墓」,並列為歐洲最重要三大墓地。也可說,舊南公墓除了記錄了十四世紀到十八世紀巴伐利亞的歷史點滴,更承載了慕尼黑近兩百年現代化及多元文化的歷程。
餘光延續五個世紀
西元一五六三年,慕尼黑並非德國一部分,而是由維特爾斯巴家族掌控的選帝侯國。那年鼠疫異常嚴重,阿爾布雷希特五世公爵選定現今森德靈門東南方數百尺之地興建所謂的「鼠疫公墓」,此公墓即是舊南公墓的前生。
當初占地約僅一公頃餘,隨著市民需求及大小戰爭,逐步擴建成如今墓地之西以ThalkirchnerStraße、之東以Pestalozzistraße、之北以Stephansplat為界,長七二○公尺,寬一八○公尺,多達十公頃的面積。其實,舊南墓園真正的面積雛形要追溯自一七八九年,選帝侯卡爾多德頒布城內禁埋令後,舊城區的城民不得不將親人的墓地遷葬於此,間接促成舊南公墓的擴建。
平凡中見證瞹瞹光
二戰期間,舊南公墓難逃戰火無情地摧殘,戰後,建築師漢斯努力修復,並於二○○四年至二○○七年進行大幅翻修,並於二○○九年開放墓地南區的寶石區給一般市民參觀。
平凡的事物只要經過時光洗禮,一般都能綻放出晶瑩之光,而舊南公墓能閃耀延續五百年,更是因為產自阿爾卑斯山脈下的大理石墓碑,在無聲歷史的淬煉下,瞹瞹含光卻緩靜有力的訴說那段歲月的瘋狂與平凡。
走到舊南墓園第十六區的一尖頂十字架鵝黃色墓碑前,墓碑頂端以德文寫著「此刻正弔念我們深愛之子 安娜」,墓碑上未寫明安娜的死因,卻又依序刻上Kreszenz、Marie等名字,原來此墓碑記載米勒(Miller)家族一系列夭折小孩的故事。
名人墓背後故事多
又行到墓區第十三區,一座相對其他墓碑顯得矮小的方形基座,基座右上角是一位男士的頭像,左上角則是另一位女士的頭像。男士用向西45度的仰角深情地望著女士,表情不是柔情對望,而似是飽受痴情之苦卻得不到回應的單戀愛慕,原來,這是德國詩人弗里德里希古爾的長眠之地,墓碑上未寫明此女士與弗里德里希古爾是怎樣的關係,但相信是長眠者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再往前行到墓區南端,此區除了與北區有密度相同的墓碑分布外,最大的特點即在於東西南邊所築起的淡橘黃色長春藤纏繞高牆,每一面高牆被為數約二十個半立體式墓碑所分開,具體來說,好似清宮劇內半平面與半立體的墓碑。
墓碑下安葬著近兩百年來,對慕尼黑及巴伐利亞邦有傑出貢獻的各界人士。例如前慕尼黑市長喬瑟夫.路易斯、從薩克森州移居而來的名建築師亞歷山大.傅德爾等人。
連結慕尼黑新生命
舊南墓園雖不陰森,但多少散發一種幽暗的氛圍,原因是五百年的歷史長河,讓一棵棵高二十公尺以上大樹圍成了天然迷宮,迷宮內蘊藏了德國其他地方所沒有的蘚類地衣,更有十二種獨有的鳥類。
墓區的南北兩端有兩座噴泉池,動力湧泉有氣無力地試圖於池中央噴出新水,然而池邊的小孩卻興奮異常。走近一瞧,一位中東裔面容的小女孩用左手抓著爸爸的大鬍鬚,右手試圖伸向池中,而一位身穿短褲的慢跑女士,則從小女孩左側跑過,緩緩消失於立於梔子花叢轉角的墓碑後。
與居民日常相連結
墓區的中段是一圓拱型的深紅色大門,好似伊斯坦堡藍色清真寺門前的小縮影,兩位年約七十歲上下的婦女於門前歡愉地交談,拱門旁另設有一座沙地兒童園區,一位年輕媽媽推著坐在盪鞦韆上剛滿兩歲的小男孩,一上一下地搖啊搖。
舊南墓園對於慕尼黑人而言並非代表死亡,反而是新生的象徵。市民在此享受微風的清涼,或慢跑、或閒聊及親子交流。看似平凡卻很偉大,貌似偉大卻平凡。
旅 遊 資訊
★從地鐵森德靈站走路約800公尺即可抵達舊南公墓。
★全年開放時間為早上8時起,夏季(4月至9月)到晚上8時,冬季(9月至3月)到下午5時。
★免費進園,每月第一個周六下午2時,有付費導覽服務,每人8.5歐元

想了解慕尼黑的前世今生,除造訪由大大小小位於瑪利亞廣場(Marienplatz)及卡爾廣場(Karlsplatz)所連成的古典教堂、新舊市政廳及啤酒屋外,舊城區以東的森德靈門東南方,有一座歷史近五百年的古老墓地,更是述說慕尼黑古往今來最佳的標記。圖/林采翔
想了解慕尼黑的前世今生,除造訪由大大小小位於瑪利亞廣場(Marienplatz)及卡爾廣場(Karlsplatz)所連成的古典教堂、新舊市政廳及啤酒屋外,舊城區以東的森德靈門東南方,有一座歷史近五百年的古老墓地,更是述說慕尼黑古往今來最佳的標記。圖/林采翔
雖然是歷史悠久的墓園,但陽光燦爛,鳥語花香。圖/林采翔
雖然是歷史悠久的墓園,但陽光燦爛,鳥語花香。圖/林采翔
詩人弗里德里希古爾深 情仰望心儀女性的墓碑。圖/林采翔
詩人弗里德里希古爾深
情仰望心儀女性的墓碑。圖/林采翔
墓園的大門相當氣派, 也歡迎民眾共享空間。圖/林采翔
墓園的大門相當氣派,
也歡迎民眾共享空間。圖/林采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