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能陽春 減少使用頻率 極簡手機 3G成癮剋星

5

編譯/林逸瑋
10年前,挪威創業家奈比(Petter Neby)和繼女發現,妨礙他們父女關係的,竟然是一支小小的手機。他們吃晚餐時都盯著手機螢幕,就算睡前也離不開手機。奈比認為,用手機幾乎和吃巧克力一樣,已成戒不掉的癮。
於是奈比下決心要扭轉這個現象,數年後他想到了解方:發明另一支手機。聽起來有點令人摸不著頭緒,不過這支名為MP-01的手機,與奈比原來那支黑莓機不同,設計的目的是讓用戶盡可能少用手機,以便推廣健康的行為。這個想法也讓奈比進一步創立了標榜極簡主義的Punkt公司。
Punkt的目標是讓人類遠離先進科技,重拾美好傳統,並提供逃離焦慮和智慧手機成癮的管道。由於這類較低階的裝置,除了打電話外沒有太多功能,用戶宣稱他們已重拾「iPhone不離手之前」的自由。
這類手機並非史無前例。2015年霍利爾(Joe Hollier)和愷威.唐(音譯)發明了Light Phone,令人想起電影《2001太空漫遊》(2001:A Space Odyssey)中帶來不祥預感的巨石,這個光滑長方形扁平物體沒有外部按鍵、相機、應用程式(App)或螢幕,連鍵盤都是虛擬的,只能撥打和接收電話。
奈比的MP-01比Light Phone略微複雜,它具備3D按鍵、內建藍牙,並能傳送簡訊、設定鬧鐘和查看日曆。MP-01搭載的2吋黑白螢幕,每次只能顯示數行文字。荷蘭特文特大學(Twente)設計教授勒登表示,這些裝置是「目的性設計」的案例之一,「這些裝置單純,無法提供許多互動,你不會一直用它。」
霍利爾和愷威.唐創立的Light公司,初期資金來自Kickstarter網路群眾募資平台,該公司首年在50多個國家賣出約1.1萬部裝置。Punkt每年裝置銷量介於5萬至10萬部,這個數字涵蓋MP-01和鬧鐘及延長線等其他消費者裝置。
特文特大學另一名教授范龍佩認為,買這類手機是為了追求歸屬感,蘋果或三星等公司的產品無法營造這種感覺。范龍佩說:「這些手機的買家是因為想被視為不會一直用智慧手機的人。」
媒體理論家拉什科夫(Douglas Rushkoff)認為,擁護這類手機的人正在對他稱為「當下衝擊」的現象採取對策。現代智慧手機發出的通知、訊息和刺激太多,給人一直急於趕上當下的感覺。拉什科夫說:「人類逐漸察覺,當生活被App掌控時,有價值的事物反而被犧牲,這是有效把這些干擾最小化的殘酷手段和展現另一面的方式。」
前密蘇里大學行銷教授布洛赫認為,能買這種手機的人通常較富裕,也較缺乏自律。布洛赫也對改用奈比和霍利爾的裝置可能帶來的心理效益持批判態度。事實上,強迫停用自己依賴的App和功能,可能帶來更多焦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