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聯合國】台灣欒樹

34

文/趙華
「立了秋,把扇丟。」
這句諺語一點也不適用於亞熱帶的台灣,別說是立秋,連秋分也過了,氣溫仍然居高不下,我在毒辣的豔陽下趕路,任憑額頭上的汗水涔涔流下,直到踏進涼爽的捷運車廂,才好不容易鬆一口氣。列車在黑暗的地下隧道裡輕輕搖晃,我的眼皮也漸漸沉重起來,矇矓之間,隨著地形抬升,絲絲光線透入,突然之間,台灣欒樹的金黃色火焰劈面撲過來,在車窗外熊熊燃亮著,即使車速再快,似乎也逃離不了它的包圍,列車就像駛入檸檬黃的海洋之中,激起一陣既碎、且小的浪花,落下,又成一場花雨,最後,在鮮黃波濤湧動之中,到站了。
是啊,除了氣溫還不是,已是秋了,等到台灣欒樹花謝,枝上結起膨如燈籠的紅色蒴果,就是深秋時節了。
在各地燃起金黃火炬、宣告秋天來臨的台灣欒樹,英文名字就是Taiwan Golden-rain Tree或是Flame Gold-rain Tree,屬於無患子科的它和常見的果樹——荔枝、龍眼是親戚,因為春天會長出嫩綠的新葉,初秋開鮮黃色的花,深秋結紅色果實,冬天葉片落盡,僅剩褐色的禿枝和蒴果,所以又有「四色樹」的美稱,是台灣特有種,但由於它的葉子長得和非親非故的苦楝,有那麼點神似,因此又有人叫它「苦楝舅」。被冠上個「苦」字,台灣欒樹一度命運多舛,曾經沒有人想種這種樹,免得苦哈哈的生活苦上加苦,直到它遇見了伯樂。
在民國70年代左右,有所學校決定使用本土樹種來美化校園,苗商陳義男先生自此看中了台灣欒樹的潛力,走訪各個苗圃,買下全台灣所有的欒樹苗,培育一陣子後,先在敦化南路試種,黃花紅果讓人驚艷,接著陸續在台中綠園道、台北忠誠路、高雄民生路、民權路種植,大家才發現原來「苦楝舅」這麼美,形成了一股種植台灣欒樹的風潮!陳義男在兩年內就將當初收購的十萬餘株樹苗全數出清,大賺一筆之餘,也改變了台灣各地的城市景觀!
有趣的是,除了台灣,中國大陸和斐濟群島也有台灣欒樹的親戚,清代官員吳其濬在其著作《植物名實圖考》這樣形容大陸的欒樹:「絳霞燭天,丹擷照岫,先於霜葉,可增秋譜」,可見當時已經有人欣賞欒樹之美,同樣以這段話來形容台灣欒樹美麗的果實,也一樣十分貼切。
託苗商的福,我們在公園或路邊常常可以看見台灣欒樹,欣賞它四季的變化,然而,這一切並不為人類所獨享,每到冬末春初,台灣欒樹下總會出現火紅的小精靈,密密麻麻聚在一塊兒,互相取暖,形成整片醒目的紅色,也對敵人有威嚇作用,牠們是紅姬緣椿象,喜歡吸台灣欒樹的汁液,也會將卵產在台灣欒樹的果實中來繁殖,但不會對欒樹的健康造成影響,對人類也沒有危害。赤腰燕、白頭翁、伯勞鳥、麻雀受到椿象吸引,紛紛到樹下來享用大餐,形成食物鏈,即便不是開花季節,台灣欒樹旁依然熱熱鬧鬧。
秋天的日本、加拿大有楓紅,秋天的北京、上海有銀杏和梧桐,而屬於台灣人的秋日風景,就是台灣欒樹的黃金花雨吧!

初生的台灣欒樹新葉 圖/趙華
初生的台灣欒樹新葉 圖/趙華
金黃火焰 圖/趙華
金黃火焰 圖/趙華
金黃火焰 圖/趙華
金黃火焰 圖/趙華
剛長出的蒴果 圖/趙華
剛長出的蒴果 圖/趙華
紅姬緣椿象 圖/趙華
紅姬緣椿象 圖/趙華
深秋豔紅 圖/趙華
深秋豔紅 圖/趙華
一棵開花的樹 圖/趙華
一棵開花的樹 圖/趙華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