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腦失靈】玩暴力電動遊戲的腦袋

5

文/戴夫.葛洛斯曼 譯/黃致豪
想像一下,當要下令一個人去殺害另一人,需要哪些心理步驟。實質上,無論是軍人、警察或者校園殺手在奪取他人生命前都必須經歷兩個關卡。第一是前腦區,也就是人類的邏輯與理性運作中心。有上百種不同的變因可能說服一位平民的前腦區,使它相信施用致命暴力是必要的,包括窮困、藥物、幫派、心智失常的領導者、政治、以及媒體暴力所造成的社會學習效果——尤其最後一個變因,會因為個人來自破碎家庭而且正尋找角色模範,效力更顯強大。
一般而言,一個驚懼憤怒的人類一旦必須面對這些動機,他的中腦部——即安全閥——就會啟動抵抗機制。除了具攻擊性的反社會人格者(本質上就欠缺前述抵抗機制)外,絕大多數的狀況已經被證明無法超越中腦部的安全閥抵抗機制。人類天生就不傾向於傷害或殺害彼此,人腦必須經歷制約的訓練歷程,才能克服上述的抑制功能。當這樣的狀況出現在軍隊與執法機關的嚴格規範與訓練之外,這個人就會成為一個走動的定時炸彈。也就是一個欠缺第二層關卡的反社會人格者,等待著隨機的社會互動去觸發前腦的機制,讓人可以奪走另外一個人類的生命。
當腦部淹沒在暴力影像中,對於一般人類的痛苦與折磨降低了敏感度時,暴力電玩的效果就如同愛滋病毒一般。愛滋病不會致人於死;它摧毀的是人類的免疫系統,使患者衰弱到最後死於其他因素。暴力免疫系統以中腦安全閥的型態存在。電動遊戲的制約效果會造成此一重要功能的後天不全。隨著暴力免疫系統逐漸轉弱,被害者會變得容易受到如貧困、歧視、藥癮(常提供犯罪的有力動機以完成真實或主觀感受的需求),還有槍枝與幫派(供應暴力行為的方法以及支持體系)等的影響。
從全球各地湧入的腦部掃描研究,無論來自比利時、日本或美國,都支持上述理論。數十年前,吸菸者與非吸菸者的肺部X光成像比對可以說是終結了吸菸相關的健康風險辯論。今日我們則不妨觀察兩種不同的腦造影:健康孩子以及暴露在媒體暴力下的孩子。同理,這兩種影像的比較已經足以終結辯論。
我已經在美國醫學會、美國精神醫學會、美國心理學會的全國大會、以及其他的醫學與精神衛生組織中提出腦部掃描影像。這些受人尊敬的組織都同意腦造影成像所顯示出的「戰或逃」(fight or flight)荷爾蒙的結果,是因為孩童從媒體上所看到的以及在遊戲中所操作的暴力行為,大量湧入孩童的腦中。
這些孩子們所目睹的暴力視覺影像會形成壓力,並因此轉而啟動戰或逃荷爾蒙的釋放機制,就如同他們的腦部在面對現實中的危機一樣。負責控制我們身為人類所具備一切特質的前腦會在此時關閉,只剩下中腦在運作。當我們在腦掃描中看到中腦接管腦部運作時,我們認為這代表人腦已經進入生存模式。
暴力電玩玩家在研究中被要求進行一個簡單的邏輯性、預測性推理測驗時,所看到的是他們的左腦處理功能竟嚴重失靈;反觀一般健康孩童的左腦邏輯中樞會像聖誕樹一樣不斷發亮,並在面對相同的測驗時都能取得優秀成績。接受暴力媒體的受眾出現了處理理性思緒能力的嚴重受限狀況。
經常觀看媒體的孩子往往需要他人不斷叨念,才能去做自己的作業,因為他們無法理解不做作業會有什麼後果。這種基本層級的邏輯推論能力會因為不斷重複暴露於媒體暴力之下,而退化到哺乳類動物的原始戰或逃模式。
因此,不難想像這樣的孩子長大後將會無法理解把槍帶到學校或是帶槍到上班場所的後果。腦部掃描的影像說明了,當邏輯推理與高階思考功能遭到壓制時,暴力電玩遊戲玩家的思考方式比較接近動物,而非理性的人類。
(摘自《暴力電玩如何影響殺戮行為》,遠流出版)

作者簡介 戴夫.葛洛斯曼(David Grossman) 國際公認的暴力行為和犯罪分析專家,美國退役陸軍中校,曾任美國西點軍校心理學教授。他在2009年出版的《論殺戮》(On Killing:The Psychological Cost of Learning to Kill in War and Society) 一書,銷售高達40萬冊;另外還有《論戰鬥》(On Combat)和《別再教孩子們殺戮》(Stop Teaching Our Kids to Kill)。 圖/遠流出版社提供
作者簡介 戴夫.葛洛斯曼(David Grossman)
國際公認的暴力行為和犯罪分析專家,美國退役陸軍中校,曾任美國西點軍校心理學教授。他在2009年出版的《論殺戮》(On Killing:The Psychological Cost of Learning to Kill in War and Society) 一書,銷售高達40萬冊;另外還有《論戰鬥》(On Combat)和《別再教孩子們殺戮》(Stop Teaching Our Kids to Kill)。
圖/遠流出版社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