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積極與新南向國家尋求司法互助

13

社論
日前印尼最高法院駁回了兩名台灣毒販遭判處死刑的上訴。目前在印尼的監獄中,已有二十一名台灣人犯,因涉及與毒品相關的指控被判處死刑,正待處決。
印尼的禁毒法令全球最嚴格,只要走私五公克以上的毒品,就可能被處以死刑。近年來,外國人偷運毒品被處決的案例屢見不鮮,二○一五年有兩名澳洲人因涉毒在印尼被判死,當時澳洲政府以及六位仍在世的前總理,甚至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一起向印尼政府求情,都沒有用,印尼最後仍執行槍決,引發澳印之間的外交風波,可見印尼政府的強悍。
何況台灣與印尼之間沒有簽訂「刑事司法互助協定(議)」,再加上國際影響力薄弱,遇到國人在印尼涉及司法案件,幾乎完全使不上力,現實上來說,只能任令國人在當地自生自滅。
買毒、運毒當然是不法行為,但是其中是否有可能涉及冤屈,有待釐清。例如被印尼判處死刑的國人中,有人透過律師強烈喊冤,表明自己當初並不知道是幫人運毒,盼有機會申訴。
印尼等新南向國家對涉毒案件的處置向來極為嚴格,一旦遭捕,處以極刑的可能性很高;且台灣與印尼間缺乏司法互助管道,能否對繫獄海外的國人提供積極的協助,不無疑問。
據警政署資料,至二○一七年底,台灣共有三百九十五人因為涉及毒品案,被關押在十二個國家的監獄中,其中四分之三在東南亞國家,有四名台灣毒嫌在印尼警方的緝毒行動中當場被擊斃。
不只台灣人民在東協從事犯罪活動有逐年增長的趨勢,東協人民在台灣犯罪的比例也很高。警政署「重要警政統計資料」顯示,東協國家人民在台犯罪人數占全部外籍犯罪人數的百分之七十八,特別是在蔡政府陸續新南向國家實施免簽措施後,東協國家人士在台灣的非法行為更是明顯增加,對治安的衝擊愈來愈大。
尋求與新南向國家的司法合作,確有迫切需求。而在新南向國家中,與我國正式簽訂《刑事司法互助協定》的國家僅有馬政府時代的菲律賓,在打擊毒品議題上,也僅有與菲律賓簽署了《打擊毒品濫用及管制藥品與化學品非法交易合作瞭解備忘錄》。
蔡政執政兩年多以來,還沒有任何進展。
在蔡政府積極推動「新南向政策」兩年多以來,雙邊人員交流愈來愈多,也造成東南亞國家與台灣之間的跨境犯罪活動愈來愈盛,希望蔡政府將此列為重要工作,積極推動與新南向國家簽訂、達成司法互助合作的相關協定。
除了與菲律賓簽有司法互助,尚有非正式協議的簽訂,如二○一○年與越南達成的《移民事務合作協定》、二○一三年台越簽訂的《民事司法互助協定》,以及二○一二年與印尼所簽署的《移民事務與防制人口販運及人蛇偷渡合作瞭解備忘錄》等,蔡政府可在此基礎上繼續努力。
因東協國家之間相當重視合作打擊跨國犯罪,如一九九七年在菲律賓馬尼拉簽署《東協跨國打擊犯罪宣言》,加強成員國在區域內合作打擊跨國犯罪;東協國家之間也針對毒品販賣簽有共同打擊工作計畫。台灣應努力透過已簽有合作協議的國家,向整個東協擴散,尋求更多司法互助合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