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1】佛教管理學-17

25

文/星雲大師

弘法系列 8
●廣結善緣─人緣的管理(上)

1952年,宜蘭有一位空軍上校馬騰先生,代表宜蘭的信眾寫信給我,希望請我到宜蘭去弘法。
關於宜蘭,在我還沒有去之前,已經有過許多法師受邀前往講經。聽他們回來之後的敘述,對於宜蘭的印象都非常不好,認為那裡的房屋矮小,人煙稀少,佛法不昌明,在當地只有少數的神道教。縱有幾個出家人,也都是年老或半路出家的。
但那個時候,我跟他們所見不同,再加上我遇到宜蘭仕紳李決和居士,也就是慈莊法師的父親,他是一位溫文儒雅的居士,有著慈善家的善良,以及佛教徒的威儀,一看,就讓人生起好感。他在台北中國佛教會遇到我,就熱忱的跟我邀請,一定要我到宜蘭去為他們講經。因為這樣的關係,我受到很大的感動,也就答應他前往了。
我在1953年的年初,從台北坐了四個多小時的車,從北宜公路一路顛簸跳動,終於抵達宜蘭。到了雷音寺,只有看到庭院裡掛滿了一些男女的衣服,以及因為接近過年了,魚肉葷腥菜餚的味道充斥其中;原來,這裡還有好多的軍人眷屬住在裡面。當時,沒有一個出家人或是誰出來跟我講話,我只有自行到佛殿裡面的一張座椅坐下來,等候有人與我見面。
在佛殿裡,我看到一位七、八十歲的老尼師,正為信徒念經消災;大概過了半個小時,他念完以後,在遠方看了看我,又回過頭去;等了幾分鐘,我在想,他覺得還是該過來跟我見面。於是跑來問我:「你是來講經的嗎?」其實,我聽不懂他講的閩南話,我猜想,他大概是這個意思,就只有跟他說:「是的。」他就離開了。
這樣大概又等了半點鐘,已經中午十二點半左右,他才又出來,用一個很破舊的杯子裝了一杯白開水給我,我也很謝謝他。之後,再等到大概快一點多了,他就來叫我吃飯。我記得桌上擺的湯匙,是用鐵皮做的,質地很輕,風一吹來,它就飄到地上去了。桌子則是由二塊木板合起來,中間的一條縫,大概有三公分之寬。
不過那時候,宜蘭是經濟落後的地方,佛教裡沒有什麼人才,寺廟設備不足,這也是一個很自然的現象。吃過飯後,因為寺裡沒有洗手間,我也不知道廁所在哪裡?由於語言不通,我也不敢問,只有走回約二十多分鐘路程的火車站方便。
到了晚上,他送我到佛殿左方的一個小房間安單,裡面都是蚊蟲飛舞,只有一張竹床和一架裁縫機,屋內也沒有電燈。到了晚上八、九點鐘,才聽到有幾個信徒來到佛殿內,我聽到他們在談論法師來了沒有,我知道這必定是信徒,所以就開門出來。
他們很歡喜的要我和他們講說,因為當時沒有桌椅,我們就坐在地上講話。因為語言不通,這當中李決和居士,他對漢學稍有研究,因此負責居中做翻譯;我聽了他的翻譯,感覺似乎對,也似乎不對。就這樣子,我在那裡講說了《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前後一共二十天。
當時,生活的條件實在是太差了,我也住不下來;尤其,連個盥洗室、衛生間都沒有,還住著一些軍隊的眷屬、兒童、男女等,加上葷腥食物等各種味道充斥其中,這根本就是個軍營,而不像個佛堂。不過,由於這裡信徒的虔誠,我回到了台北之後,他們又把我追了回來,想到這裡的信徒這麼誠意,那我就留下來吧。

早期雷音寺信眾在丹墀念佛、繞佛。圖/資料照片

●我把佛法帶入軍中
佛教也講究「團隊」,並且以「信仰」做中心。對上,要尊師重道;對自己,要威儀整齊;在生活上,要經得起苦修、苦練。總之,在任何團隊裡面,對人,要「人和」;對事,要「勤勞」;對令,要「服從、尊重」。
軍隊和宗教兩者之間,其實本來是扯不上關係的,不過,我很敬重歷代的軍人保國衛民,為國犧牲、奉獻的精神和勇氣。
過去,我與軍人並沒有來往,但自從我到了宜蘭地區弘法之後,我的青年會、弘法隊、歌詠隊、文藝班等,都是由當地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們前來參與的。這許多學校當中,除了一般的學校以外,還有個通信兵學校,校長任之江將軍夫婦,都是虔誠的佛教徒,因而那裡的上校、中校、中尉等許多軍官,都成為我「宜蘭念佛會」的主要信徒。
我在南部開創佛光山,也有很多的軍人,因為害怕戰爭,紛紛要求到佛光山來求佛祖保佑。他們的長官也都來跟我們索取護身符,以安撫軍心,一需要就是一萬個、兩萬個。
我想,只要他們肯得接受佛教,雖然當時我並沒有什麼經濟能力,不過為了要弘揚佛法,想到那些塑膠製成的佛像,能夠給予他們心理安慰,讓他們在出征的時候,想到有佛祖庇佑護身,能夠安定心情,我也很樂意用這些小型佛像來廣結善緣,就算幾萬個,也都是無價的給予供應。因為這樣的原因,我在軍中結了很多的因緣。
講到管理學,從教育上來看,軍中的教育可以說是最為嚴正的。他們的生活要求嚴格,最有紀律。此外,軍中最大的強項就是「信譽」,軍人的性格乾脆,講誠信,做事從不拖泥帶水,不像許多的政治家都是含糊帶過。這些軍人豪爽,也很耿直,尤其我對山東、湖南的軍人非常地欣賞,我都稱他們「老鄉」,因為跟他們來往,你能感受到他們的正直無私,所以佛教的管理,也很合乎軍隊的管理。
佛教也講究「團隊」,並且以「信仰」做中心。對上,要尊師重道;對自己,要威儀整齊;在生活上,要經得起苦修、苦練。總之,在任何團隊裡面,對人,要「人和」;對事,要「勤勞」;對令,要「服從、尊重」。所以,每一個人要服從領導,要愛護團體,要尊重制度、要能接受團隊,在心中只想到要奉獻,要負責,要依法行事,不濫用感情。我想,無論是在軍隊和佛門,這些都是管理學上重要的問題。
(待續)

大師率領金門前線弘法團,前往金門弘法。1988.04.03 圖/佛光山提供
大師率領金門前線弘法團,前往金門弘法。1988.04.03 圖/佛光山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