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港珠澳大橋通車與習近平南巡講話

4

執筆人:劉必榮 東吳大學政治系教授
費時9年興建的港珠澳大橋在10月23日通車。中國大陸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南下揭幕,並且發表了講話。不論大橋本身,或習近平南下所要傳達的訊息,都具有深刻的意義,值得細細咀嚼。
先就跨海大橋這個工程而言,55公里的長度是世界之最。各種工法更是獨步全球,說這座大橋是中國的榮耀當不為過。有西方評論稱這是花大錢但卻沒有實際效益的「白象」,這就太酸了。因為像這樣具有戰略與政治雙重意義的工程,是不能以純經濟收益做評估的。
港珠澳大橋的意義,不只是把港珠澳三地的行車時間由3小時縮短為30分鐘而已,它背後有更大的戰略規畫:港珠澳大橋加上前一個月,9月23日通車的廣深港高鐵,共同構成了大灣區計畫的一部分,而大灣區計畫又是一帶一路計畫的一部分。香港因為交通的路聯互通,更緊密地對接了內地的經濟秩序。這也是為什麼大橋通車會被稱為是香港二次回歸的原因。
可是不是每個香港人都對二次回歸感到自在。回歸20年來,香港似乎並未完全融入大陸。一些香港人更擔心,一旦香港對接到大陸的經濟新秩序之後,一國兩制的空間會愈來愈緊縮。所以不斷高呼,北京應當信守當年鄧小平一國兩制50年不變的承諾。但是大陸一些學者指出,鄧小平當年的50年不變,是在香港的制度與經濟都比大陸強的情況下所作的承諾。但現在中國已經發展出一套自己的經濟發展模式,在新的時空背景與新經濟情勢之下,50年不變的定義自應作動態的調整。可是香港人能不能為這樣的說詞所說服?香港與內地的關係會如何變化?都是我們繼續觀察的重點。
習近平藉港珠澳大橋通車點利之便,發表了他的南巡講話。今年是大陸1978年宣布改革開放的40周年,在這個時候發表講話,宣示改革開放的決心不變,自有特別的意義。習近平自己心中一定也有效法鄧小平1992年發表南巡講話的意圖,希望能讓兩次講話前後呼應,歷史留名。
可是現在和1992年的情勢並不一樣。改革開放40年來,大陸政府對企業的掌控有愈來愈嚴的趨勢。習近平強調供給面的經濟發展模式,國營企業得到了政府大力挹注,民營企業開始萎縮,造成所謂「國進民退」的現象至為明顯。這也是美國人抱怨,指中國老是打國家隊,造成貿易不公平競爭的原因。可是這有可能改變嗎?
習近平在講話中重新強調民營企業的重要。但若供給面經濟的模式不改變,或政府不放寬對民營企業的管控,國進民退的現象,根本不可能扭轉。
中美貿易戰開打後,一些人擔心,若中國大陸也以貿易保護或貨幣戰爭相抗,則中國改革開放的一盤棋,就會完全被打亂了章法。所幸中國並未因為貿易戰而亂了腳步。習近平也一再強調,中國的開放政策不會改變,而且門會愈開愈大。這是對的。只有握緊方向盤,不隨川普的音樂起舞,中國的改革步伐才能夠穩步向前。
可是大方向對了,在政策落地的時候國進民退的現象若未能調整,改革路上還是障礙重重。中國下一步會怎麼做,習的南巡講話和鄧的南巡講話,是否都能有同樣引領中國發展的效果,是我們另一個觀察的重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