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知情至性 那些為夢魔所魘的人啊!(中)

3

文/朱嘉雯
一天清晨,源氏離開六条宅邸,侍女特別貼心地打開格子窗,讓妃子再看公子一眼,六条看見源氏走在廊下,欣賞著庭院中繽紛的花影,那憂傷而美麗的姿態,使她著迷。那時她或許已經知道源氏不會再回來了,也許她還猜想著這段時間與他相愛的人是誰?是否也與他濃情密意、海誓山盟、情詩贈答?
到了晚間,她可能更想起了那此刻正與源氏同床共枕之人,於是怨毒的心靈占滿胸臆。因此在不由自主的情況下,她的生魂進了源氏的夢境中,進而來到源氏與夕顏幽僻獨居的山中小屋。六条妃子在他人的夢裡,聲聲控訴自己內心的期盼,與眼看著愛人與別的女人相愛相守的痛苦!她情不自禁地猛烈攻擊起夕顏,源氏公子在枕邊人陣陣抽蓄顫抖中驚醒,他知道這惡靈是誰,他很認識這張面孔,雖然也想阻止和挽回,然而夢魘中的他終究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眼看著悲劇發生,一切徒留遺憾。
六条妃子用她怨恨的生魂殺死了夕顏,至少世人是如此耳語流傳著……紫氏部開啟了「夢魔」怨靈作祟的篇章,顯示古人相信魂靈可以游移出身體之外。又或許在男權主導的世界裡,女性只能以生魂怨靈來訴說在情感世界裡的苦楚。然而於《紅樓夢》中,受夢魔糾纏逼迫的卻是男兒賈寶玉,光憑這一點差異,便很值得我們進而深思曹雪芹的性別認同與情感意識。
《紅樓夢》第五回警幻在以簿冊、詞曲、仙醁佳釀警示寶玉之後,便進而送他到一香閨繡閣中。這裡的鋪陳華麗異常不用說,最驚人的是,這間屋子裡待著一位美麗絕倫的仙姬,她的鮮艷嫵媚大似寶釵,而裊娜風流又像是黛玉。賈寶玉昏聵不解,而警幻卻說道:「塵世中多少富貴之家,那些綠窗風月、繡閣煙霞,皆被那些淫汙紈褲與流蕩女子玷辱了。
更可恨者,自古來多少輕薄浪子,皆以好色不淫為解,又以情而不淫作案,此皆飾非掩醜之語耳。好色即淫,知情更淫。是以巫山之會,雲雨之歡,皆由既悅其色,復戀其情所致。吾所愛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