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新總統 比川普還要極端

3

輕蔑女性、詆毀中下階層、淡化環境生態議題、歧視非裔及原住民的波索納洛,二十八日以百分之五十五點六得票率,當選巴西總統。歐美的政治中間派認為,不只是相像,他比美國總統川普可能還要極端幾分。
波索納洛的競選要員或將出任外交部長的人日前表示,「對於委內瑞拉,我不排除軍事介入的可能性。」他的兒子更直接說「將對委內瑞拉宣戰」,也會讓美國在巴西北部設置軍事基地,「方便在對抗委內瑞拉時,美國能就近反應。」
選前用來挑動選情的煽情言論,選後未必成真。但問題是,美國選出了川普、巴西選出了波索納洛,委內瑞拉又怎麼變成巴西這次大選的重要話題之一,致使波索納洛陣營的大將,放言無忌?
在美國,是因為十年前的金融風爆,政府用納稅人的錢拯救了金融業,與此同時,從聯邦至地方各級政府無不財政緊縮,減少用於住房、醫療、失業濟助、再就業訓練、食品銀行等基本服務的支出。這是劫貧濟富,民眾自然怨懟,但川普等人善於將眼前的不滿,移轉至對外的仇恨,於是反移民、反中貿易戰,烽火四起,美國的社會主義政黨固然不滿,中間派如歐巴馬任內由學界轉仕、年前曾來台訪學的孫斯坦(C. Sunstein)教授同樣憂心忡忡,遂編著文集,推敲一九三○年代的法西斯作風,《是否也會在這裡出現?》。
說巴西,也許歐巴馬時代的縱容,就種下根源之一。兩年前,工人黨羅塞芙總統被以政府會計帳目歸類有失,遭致彈劾,繼任的反工人黨之泰梅爾涉嫌腐敗、聲望低至百分之五、通過二十年政府預算不能增加的法律案,美國一反以民主及人權之名說東道西的常態,選擇不動聲色。接著是,在本次大選前各種民調仍居最高的前總統魯拉,再以莫須有之事(被指控接受價值一百萬美元的房舍,但魯拉沒去過,唯一證據來自指控者的說詞),裁定魯拉單獨拘禁,遭剝奪參選權,這時川普已成美國總統,更是袖手旁觀。
最後是委內瑞拉,執政黨雖然號稱社會主義統合黨,但太多政策遷就現實、興革的範疇並不深入,且其意志與能力都見欠缺,致使經濟困境(包括超過萬人從邊境進入巴西)被解釋為「人道危機」,換來川普竟成「正義之師」,揚言要軍事介入,遂有巴西學樣,並在大選期間大肆炒作委國短期移民的現象。如果委國政府再要蹉跎,不能為所當為,那麼,未來數年間,委內瑞拉出現波索納洛這樣的人物與風潮,不是不可能之事。
馮建三(台北市/政大新聞系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