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耳曼慢活後花園】愛上希臘愛琴海(下)

29

文/皮爾斯夫人
旅行中遇見的人,都是我們旅行記憶裡最美好的風景。
記得十多年前到以色列旅行,回程時哭了好久,捨不得離開旅程中相遇的每一位友人。這回來到希臘,搭飛機回德國時也哭了,希臘的愛琴海與溫暖的友人,讓我差點不想回家了。
猶記得在某間禮品店,遇見了一位手創藝術家。整個店除了她自己手做的項鍊、耳環,還有陶藝作品之外,也販賣其他希臘手創家的作品。那天,我原本想買有機的身體乳液,結果一聊起她的手創耳環,話匣子就關不上了。也才知道,她有半年時間會在觀光景點開店,另外半年則會回到雅典老家,開設手創的相關課程。
那天的相遇很突然,臨別時,我開心地抱著她說:「你的生活很精采,過得好充實啊!」她開懷地回我說:「沒錯!所以我不要跟別人交換我的人生!」她的這句話,一直迴盪在我心中,鼓舞著自己:一定要快樂地活出發光的人生,活出自己的風景,一種不想跟任何人交換的人生!
另一個好友,則是打開了我認識希臘的第一扇窗。
恩典在學校的好朋友W,全家從希臘移民到德國來,W的媽媽Olga曾煮過一桌希臘家鄉菜招待我們,好吃到讓我們動了念:一定要去希臘旅行!這回到皮利翁山旅行的所有私房景點,就是來自他們夫妻倆與我們分享的多年旅行經驗。人生好奇妙,因為兒子的同學,我們打開了旅行視野的另一扇窗。
因為這個緣分,我們意外在希臘有了一個美麗的假期,還吃到了一種很像地瓜葉的青菜,我差點因此掉下淚來;從此,我將那超級難念的菜名謹記在心,無論到哪都必點那道菜。還有希臘的烤羊肉與烤魚、炸櫛瓜花、各種派餅與甜點,每一樣都超級合我的胃!然而,日日美食的最佳紀念品,就是肚子上的一圈肥肉。雖然不太美觀,但這些美食在德國可是吃不到的啊,心一狠,決定等回德國再減肥啦!
旅行即將畫上句點之前,我跟恩典為每一位希臘朋友畫了感謝石,感謝這旅行的緣分,讓我遇見了他們與其充滿生命力的故事。我知道,希臘目前的處境真的是在最谷底,許多人不得不離開家鄉;甚至某些鄉村的女人生了孩子卻無法養育,只能將孩子送走;老人也沒有充足的醫療資源可以安度老年。希臘的美麗與哀愁,我好像在千百顆星子閃躍的夜晚,聽見她在暗自哭泣。
因此,每日睡前的靜心,我都為這些旅程遇見的朋友禱告,祈願在如此堅辛的環境下,他們都能有神的護守;也祈願他們美善的溫暖熱情,能在希臘持續發光發熱。回德國前,我將感謝石一一送給他們,謝謝他們讓我又重新憶起,內心深處那個最真實、擁抱著夢想繼續前進的自己。
旅行是一次出走,每天在陽台看愛琴海的黃昏、看夜空的星星,美麗的旅行記憶,讓我彷彿重新又活了過來。而每天回到民宿卻又像回到家,因為老闆一家人就像是我們靈魂的家人;我的希臘朋友們,讓我想起台灣的老友,熱情溫暖,且個個對生命都有著某種熱情與堅持。
這次希臘行,我跟恩典晒得超黑,都快變印度人了,但我卻相當得意,因為我將愛琴海的熱情與維他命D全帶回來了;但希臘朋友熱情感人的吻別,卻讓我的心遺落在愛琴海。望著友人的照片,我跟自己說,很快,我要再回去看他們!

我跟恩典送給希臘朋友的感謝石塗鴉。圖/皮爾斯夫人
我跟恩典送給希臘朋友的感謝石塗鴉。圖/皮爾斯夫人
在希臘的我,難得解放一夏。圖/皮爾斯夫人
在希臘的我,難得解放一夏。圖/皮爾斯夫人
希臘小鎮的風情角落。圖/皮爾斯夫人
希臘小鎮的風情角落。圖/皮爾斯夫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