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觀察台歐洲篇 梅克爾權力跛腳 政治風暴開端

1

德國總理梅克爾周一宣布,為巴伐利亞邦及黑森邦地方議會,基民黨「連二慘」的選舉結果下台負責,她辭去擔任十八年的基民黨主席,不再參加十二月黨主席競選,但她同時表示,「不會提前辭去總理職位」,將待滿本屆總理任期至二○二一年。
梅克爾為黨內敗選下台責無旁貸,但這種「辭黨主席不辭總理」所留下的政治殘局和後續的跛鴨效應,卻可能使德國及歐盟陷入真空的困境。
梅克爾的聲明意味著從今以後,將是德國及歐盟十三年來「梅克爾時代」結束的開始。儘管她認為,辭去黨主席是承擔責任的表現,但向來堅持「總理與執政黨主席應由同一人擔任」的梅克爾,聲明當天卻一改立場稱,只要基民黨仍領導本屆聯邦政府,她將繼續出任總理,至於誰來接班則模糊帶過。只是即將成為過去式的梅克爾繼續掌權,聲量及地位勢必不如以往,這種「空心的領導」將削弱她對歐盟及德國影響力,對歐盟的穩定恐是危機。
事實上,梅克爾選擇辭黨主席不辭總理並非首例,二○○四年社民黨總理施洛德曾在民調低迷時辭職黨主席,專注總理職務,將隔年的大選選戰工作交給黨內同僚,但這與基民黨在經歷兩次基層選舉慘敗、梅克爾幾乎是被迫下台負責的情況相當不同。
此外,二○○○年的德國在東西德統一逾十年後,仍稱不上經濟強國,反而是歐洲的未爆彈,當時德國國內生產總值年成長率低於歐盟平均值,一九九九年的《經濟學人》雜誌還曾以「歐盟病夫」來稱呼德國,擔憂德國孱弱的經濟會拖垮歐盟。
但如今,德國是歐盟經濟資優生和領導者,而歐盟眼前有英國脫歐、義大利和希臘債務危機、右翼崛起等棘手問題,都需要團結的力量及穩定的領導,梅克爾此時權力架空又欲走還留、留下模糊的接班計畫,相信第一個感到頭疼的,將是亟欲重建歐盟團結的法國總統馬克宏。
英國《衛報》評論稱,歐盟面臨的政治穩定性是二戰至今最大的危機,梅克爾這種「漫長的告別」,對困境的歐盟將是嚴峻挑戰。
《衛報》引用德國貝倫堡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施米丁稱,若基民黨十二月黨主席選舉之後,梅克爾仍擔任總理職位,她的領導仍將被視為跛鴨,對於執政大聯盟能否順利完成本屆任期更是充滿變數。
德國的反對黨更是不願放過梅克爾,近來選舉頗有斬獲的自民黨主席林德納,接受德媒訪問時便直指,梅克爾辭黨主席是「交出錯的權力」,認為梅克爾應辭去總理職務,才能給德國政府一個新的開始。
至於誰會是梅克爾接班人?媒體預測現任基民盟祕書長的卡倫鮑爾及年僅三十八歲、目前掌管衛生部的史巴恩都在名單之中。卡倫鮑爾素有「小梅克爾」之稱,政治路線溫和,對外發言十分謹慎,至於史巴恩則是黨內鷹派,曾大罵梅克爾接納難民政策。在梅克爾宣布辭去黨主席後,史巴恩已表態有意參選基民黨主席,顯然若史巴恩掌權,德國政壇會勢必更往右傾。看來梅克爾留下眼前的政治殘局,也將是德國及歐盟政治風暴的開端。
林詩萍(德國/資深媒體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