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55】二十年後海上見(下)

1

文/陳復
來到湧泉寺,經過層層疊疊的院落,在某一角落看見有個道士在打坐,猛然回想當年鐵柱宮曾與這位仁兄「相約20年後,從海上過來再相見」,青澀年華論道忘婚的往事歷歷浮現在眼前,此刻忽然領會當年道士為何會說這番話,不禁感慨萬千。道士則笑著說:「20年前曾見君,今來消息我先聞。」
陽明與道士對坐暢談,道士問陽明未來該何去何從,陽明回答自己很想避開亂世隱居山林,藏身於沒有人找得到自己的地點。道士說:「你已名動朝野,舉止動見觀瞻,你的父親還健在,你就這樣逃跑了,反而天下都會知道你在躲藏,萬一劉瑾遷怒於你父親,說你背棄朝廷,往北投奔蒙古,往南變髮嶺南,將你父親逮捕下獄,甚至全家都會面臨被血染滅族的災禍,你最終要如何應對?」陽明沈默不語,額頭上冒出冷汗。
道士說:「我來幫你卜卦。」占卜獲得明夷卦,這個卦的字義是說「光明受到剷除」,或解釋為光明藏在地底,天下大亂,君子的聰明智慧無法發揮,此刻要懂得明哲保身,面對艱苦的考驗要懂得安靜持守,端正自己的志向,韜光養晦渡過黑暗的時期,等待世道逐漸改變。
陽明向道士拱手表達深深的感謝,他決定再往北返回自己本來該有的旅程。離開前,在湧泉寺的牆壁上題詩〈泛海〉一首,來記錄這段蒙難記:「險夷原不滯胸中,何異浮雲過太空?夜靜海濤三萬里,月明飛錫下天風。」這首詩記錄著他開始胸懷遼闊的視野,將患難視如浮雲,將坦然乘風破浪,無畏無懼面對各種艱難險阻的考驗。
陽明經武夷山的山路,往西回到江西,再經由鄱陽湖的水路往北,順著長江來到南京,探望正在南京擔任吏部尚書的父親王華,王華此時已是個白髮蒼蒼的老人,本來誤信據報兒子當真自殺身亡,悲痛莫名,覺得此刻竟然看見阿仁這孩子好端端站在自己眼前!
老邁的父親悲喜交織,顫抖的雙手輕輕往前摸著阿仁的臉龐說:「孩子,你怎麼還活著?」陽明跪下來,趨身往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著跟父親說:「爹爹,孩兒真的不孝,這輩子讓您擔驚受怕了。」王華的淚水奪目而出:「沒有這回事……孩子,你做得很對,你沒有辱沒我們家風,為父完全支持你。」從父親的嘴裡吐出這番話,這在陽明心湖裡激盪出何等複雜的漣漪?這可是三十年來的風風雨雨啊!
就在這一刻,父親王華開始真的相信,他的兒子跟自己有不一樣的人生,陽明童年訴說自己想做天下第一等的事業,這並不是虛言,他們父子三十年來的誤解與衝突,竟然因為劉瑾的迫害而獲得徹底冰釋,兩人想到這裡,都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了。
父親要兒子做個完整的人,俯仰無愧面對這最艱難的考驗,坦然接受派令到龍場驛就任。
陽明要離開南京了。王華含淚目送著兒子頻頻回首的背影,揮揮手示意兒子不再回頭,展開自己已無法回頭的長征,這條路不是大死就是大生,完全沒有第三種抉擇,更不要說陽明已在不知不覺間罹患肺結核,這使得他常會一陣劇烈咳嗽,接著咳出一口鮮血。
往貴州的路程漫漫,內外纏繞交加的難關,王華承認這出生於龍年的阿仁的確是個龍種,要不就是龍困淺灘,要不就是飛龍在天,父親只能含淚望著,含淚望著孩子自有天命。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