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自信與自大

25

最近世界焦點都放在沙烏地新聞記者哈紹吉(Jamal Khashogi)之死,台灣也積極編譯西方媒體的報導,認為此事件影響重大。遠端沙漠裡年僅33歲的沙烏地阿拉伯王儲穆罕默德.本.沙爾曼在東、西各國隱射下,成為此兇殺案的主謀,形象瞬間從魄力十足的改革者反轉為獨裁者,並被稱為今日世界最危險的人物。
許多媒體預測他將被撤換,否則沙國未來政治與外交前途堪慮,更有人將他比喻為被處決的伊拉克獨裁者海珊。部分阿拉伯媒體則認為他是被西方綁架,藉以消弭沙國宗教勢力、翻轉沙國社會型態,若將王儲罷黜,西方的損失極大。沙國政府儘管抬出曾提拔哈紹吉、國際口碑甚佳的突奇親王滅火,營造王室團結、政權穩固的形象,但各國嚴厲的批評仍未終止,此事件可稱是穆罕默德王儲上任以來所面臨的最大危機。
此氛圍下的王儲,在10月24日舉辦的「2018未來投資倡議」峰會中說,過去數年阿拉伯國家在經濟發展上有很大的進步,未來5年的中東就是新歐洲。他舉出許多中東國家,譬如埃及、黎巴嫩、伊拉克、巴林、卡達、聯合大公國、科威特、阿曼、約旦等,近年都執行經濟發展計畫,並將達致成果。未來5年若成功,將有更多國家會跟進。往後30年世界的復興之地便在中東。他直言這是他所領導的戰爭,除非他看到中東成為歐洲.否則他不要死。
身處危機中的王儲這一席樂觀、堅定的自白,一反沙國王室往昔的低調,讓許多人瞠目結舌,讓人不知王儲究竟在碰觸「自信」的底線,還是如海珊一般的過度自大?
我的理解裡,自信與自大兩者有如天壤之別。自信的阿拉伯人因信仰而樂觀,而樂觀的人生態度則是來自「自信」。虔誠的阿拉伯穆斯林面對強大壓力時,最常見的便是潛在的「前定」信仰發揮扶助的功能,有一則聖訓說:「堅強的信士對阿拉而言比懦弱的信士更優秀、更可愛。兩者都有信仰,是好的。你應該致力於服從阿拉,求助於阿拉,莫要懶惰。如果遭遇不幸,不要說:假如當初我做了,就怎樣、怎樣,而要說:這是阿拉的決定,阿拉隨心所欲,因為『假如』會開啟惡魔的工作。」(Muslim 2664)當他們遭遇重大不幸時,不會將打擊信心的悲觀詞彙掛在嘴邊,而是控制憤怒,並寄情於實際行動。
教義上要求他們的心態要保持樂觀,要下決心追求自己的成功和幸福。至於人人都可能遭遇的困境,則要如經文所說:「你一旦下決心,就當信託真主。」(3:159)。有自信的人會時時感受心靈的平靜與奔向完美的動力,自信心是跟隨心靈的成長及生活的體驗逐漸養成的,自信的人不與人比較。相反的,自大的人感覺自己已抵達完美的境界,時時需要表現自己的偉大,喜歡與人比較,其下場是入火獄:「真主這樣封閉一切自大高傲者的心。」(40:35)
缺乏「自信」一直是一般社會人格養成教育中所欠缺的重要課題。把國與家擺第一的舊時代裡,往往會疏漏培養人們的自信;在強調個體重要性的新世代,卻往往培養出許多的自大者。教育家沒有方法,即便有方法也未能實踐。沒有自信,許多人的潛力便無法發揮,競爭力隨之喪失。另一方面,社會若漫布自大者,與火獄又有何區別?
政治瞬息萬變、錯綜複雜,是非也非眼所見、耳所聽便能釐清。然而,充滿自信的改革者卻如鳳毛麟角,有自信的政府會在危機時刻,勇敢地做出對國家長遠發展最有利的決定。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