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現代詮釋─人生禮儀

3215

文/星雲大師

佛教發源於印度,光大於中國,對於佛教的「因緣果報」觀念,「阿彌陀佛」、「四大皆空」等佛教名詞,大家都耳熟能詳,就是不懂其義,也會隨口道來。無形中,這些教理早已融入人們的生活中,這都要感謝歷代的祖師大德,用種種方法讓佛教普及。所謂的「佛光普照三千界,法水長流五大洲」,可說是匯聚了幾千年的時間,百萬人的發心,才有今日的成果。

我認為佛教除了佛陀開示的教理外,對於人生的生活指導,尤其人間的禮儀規範,應該要建立完整的系統。像西方國家,國王、總統即位親政時,都需要宗教替他加冕;一般民眾在星期天也會到教堂做禮拜。

圖/游智光(Jack Yu)繪

又如回教徒除了一日五禱之外,想吃雞、鴨,不能隨便宰殺,必須經過宗教師的誦經,才可以烹食,這就是他們宗教的禮儀。可以說,生活中的大小事,都離不開宗教信仰,都有宗教禮儀來規範。

我初到台灣時,佛教徒總是家裡有喪事了,才會想到採用佛教的儀式,家裡有喜事卻很少想到以佛教的儀式來進行。因為一般人的觀念,都認為人死了才需要佛教來誦經超度。

其實,人的一生都離不開佛教。好比南傳佛教,信徒家裡生了一個小孩,他的滿月、周歲、入學、結婚等喜慶,都希望得到法師的祝福;家裡有人往生了,也要為亡者做功德、供僧,以此善行回向給亡者上生佛國。供僧不僅是廣植福田,同時是佛門的法會儀式之一,信徒都深信,三寶功德不可思議,唯有佛法可以為他們和家人帶來幸福。

為了讓佛教普及於社會,深入大眾的家庭,使佛法生活化,生活佛法化,我做了許多的創新。例如我為信徒主持佛化婚禮,雖引起社會許多人的非議,但我認為,這是少見多怪的問題,因為宗教師本來就是要主持人間的禮儀,為人們的婚喪喜慶提供服務,這也是宗教師的職責與使命。

圖/新華社

我深刻感覺到,佛教有一些禮儀,應該要融入到信徒的生活中。每一間寺院對自己的基本信徒也都要有資料紀錄。打從信徒出生起,寺院就應該關心他,滿周歲時,讓他和佛菩薩照一張相片;入學,為他舉行啟蒙典禮;弱冠、成年,為他舉行弱冠禮、成年禮;結婚,為他舉行佛化婚禮;就業、開店、新居落成、喬遷,都要給予祝賀及舉行灑淨的佛事。當他百年離開世間,寺廟都有他這個人與寺院往來的紀錄。

佛教的儀禮,除了這些人生的過程之外,平時的過堂吃飯也涵蓋禮儀,如龍吞珠、鳳點頭,行止的威儀也表現出一個人的氣質與教養。禮儀不僅是形式上的,更要融入生活每個階段與時間,佛教如果對這許多人生的禮儀多加推動,使之普及於社會,普遍各個階層,對於淨化人心、增長道德必定有莫大的助益。

圖/新華社

傳統之說

據《後漢書》卷一○三〈陶謙傳〉載,漢獻帝時,笮融每於浴佛之後,即設飲食以供養之;又如三國吳之支謙有梵唄之製作;西晉之耆域等神異僧之咒願與祈誠,凡此種種,皆為一種當然之佛教儀禮。……此外,以百姓為對象之講演稱為俗講。其他如祈雨、舍利供養、上元燃燈;五代、宋代時有行香祝壽、千僧齋、水陸大齋、燃燈會等法會。

近代則有迎佛會、觀音會、佛誕日灌佛放生、盂蘭盆會、地藏王會、放燄口、臘八節等行事之傳承。

(摘自《佛光電子大辭典》第四版)

圖/新華社

禮儀提問

問:一對新人有意選擇以佛教儀式來舉行婚禮,這對新人一定要是佛教徒才可以嗎?

答:一對新人選擇佛化婚禮,作為彼此共同生活的開始,最好還是先皈依三寶,對佛教有基礎認識,或本身有佛教信仰為宜。以後夫妻要共同生活,如果彼此意見不同、信仰不同,將來如何能和諧共處呢?縱使有一方不是佛教徒,也應該尊重彼此的宗教信仰。

所以在成立家庭的第一步,彼此能夠信仰一致,從中找到兩個人在看法、想法上的共通點,更可以促進感情融洽,增進婚姻的美滿。

問:佛化婚禮與一般的婚禮,兩者有什麼不同?

答:婚姻,是人生的莊嚴大事。過去男女結婚,要經過「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對拜,感謝親友」的儀式,表示得到大家的認可;此外,也要有天地、祖宗、父母共同承認的儀式,才算完成道德、法定的程序。現在世俗上的婚禮慢慢走樣了,有游泳結婚、爬山結婚,各種形式的婚禮,我認為這些不夠莊嚴。

如果我們現在提倡青年男女到寺院舉行佛化婚禮,在佛前宣示「我愛你」、「你愛我」,有佛菩薩做主婚人、證婚人,至少在精神意義上會得到保障。到了真正結婚以後,夫妻一起共同生活,要彼此給對方一點空間,所謂「婚前睜眼,婚後閉眼」,兩個人共同營求家庭的和諧,一定要彼此互相尊重、互相信任、互相諒解、互相體貼、互相輔助對方,這個婚姻才能美滿。

佛教提倡佛化婚禮,不但可讓社會大眾了解佛教的人間性和生活性,更可以澄清社會上對佛教的刻板印象;而教界本身,也應了解合乎時代需要的佛教儀禮如佛化婚禮,是佛法「不離世間覺」的具體實踐。

圖/資料照片

問:如果臨終的病人,平常沒有信仰,為了要幫助他善終、求生淨土,可以為他皈依嗎?

答:只要他有信心、他願意,在臨終的時候皈依,還是有作用的。我曾經為臨終的病人皈依,在他生命最脆弱的時候,助他一臂之力。

香港收藏家高嶺梅先生,以收藏張大千的畫著名,在他臨終住院期間,透過家人聯絡,希望我能去香港為他皈依,那時實在忙得不能去,只有採權宜之計,用電話為他皈依。我在電話的這頭念「皈依佛」,電話的那頭,他也念「皈依佛」;我念「皈依法」,他也念「皈依法」;我念「皈依僧」,他也念「皈依僧」,皈依的程序就這樣完成了。由於這時他已經是老弱之軀,沒有體力,為他做個簡單的皈依也就好了。事後我也沒有想要他的回饋,但是他卻送了我一幅張大千的觀音畫,這幅珍貴的畫作至今仍收藏於佛光山。由此可知,信仰是人生的依怙,是人生最大的能源。

(摘自星雲大師《僧事百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