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社會觀察貴州打造橋梁博物館

13

文╱記者劉茁卉、胡星、蔣成
世界橋梁看中國,中國橋梁看貴州。
作為中國大陸唯一沒有平原的省分,貴州在喀斯特高原上架起兩萬多座橋梁,創造了數十個「世界第一」。
世界高橋前一百名中,四十六座在貴州。改革開放四十年來,數代建設者鑄就「橋梁精神」,打造了數量多、類型全、技術複雜、難度極大的橋梁。其中貴州高原上有兩萬多座橋梁跨越天塹,六千公里高速路飛架雲端。從海拔二千多公尺的烏蒙高原,到海拔五百多公尺的赤水河谷,儼然已是一路暢通的「高速平原」。
貴州屢創世界紀錄
古往今來,連通西南地區的難點在貴州,關鍵也在貴州。宋人趙希邁在〈到貴州〉的詩中寫道:「涉歷長亭復短亭,兼旬方抵貴州城。」為了打開交通,貴州認定一個理:建橋。
僅福泉市,修建於明清時期保存至今的石橋就有一百三十座。單孔、多孔、不規則孔、絕壁起拱……這裡可謂「古代造橋技藝的集大成者」。抗戰時期,在此辦學的橋梁專家茅以升對這些古橋讚歎不已,並將當地明代修建的葛鏡橋譽為「西南橋梁之冠」。
時過境遷,京滇古驛道上的石橋已失去時代功能,但在貴州通往雲南的路上,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座新建的世界級大橋。例如位於貴州、雲南交界處,杭瑞高速公路上的「北盤江第一橋」以其橋面至江面五百六十五點四公尺垂直高度,被金氏紀錄官方認證為「世界最高橋」。
跟隨大橋養護人員劉守松走在橋面下方的檢修通道,從五百多公尺高空俯瞰川流不息的北盤江猶如一條溪流。「峽谷橫向風吹來,那感覺才刺激。」劉守松說,日常巡查中,伸縮縫中有無鏽蝕都不放過。大橋建設用了三萬多噸鋼材,每一根鋼構上都有二維碼,通過「健康橋梁檢測系統」,一掃碼即知道有無異常。
「北盤江第一橋」是世界特大跨徑鋼桁梁斜拉橋的典範。據貴州公路工程集團第三分公司副總經理廖萬輝表示,僅從大的施工工藝上講,大橋就有鋼桁梁整節段梁底軌道「縱移橫拼」等五大成果創新。為了解決峽谷拼裝難題,建設單位專門在橋頭建起了新工藝試驗場,「做一比一大小的實體拼接試驗,不同方案的圖紙堆了兩米多高」。
北盤江是貴州橋梁建設的一個縮影,這裡還集中了幾十座世界級的公路、鐵路特大橋。「貴州峽谷溝壑縱橫、切割極深,稍不留意就修成了世界級大橋。」廖萬輝說,不是為了世界第一而修建,「要從那裡過,就要修高橋」。
都說貴州「地無三里平」,但從海拔五百多公尺的赤水河谷,到海拔二千多公尺的烏蒙高原,一路高速公路行車不會感到明顯高度起伏。這是因為一座座架設在高山峽谷間的大橋,讓貴州成為暢通的「高速平原」。
貴州省交通運輸廳總工程師潘海說,目前貴州公路橋梁有二萬一千座,梁橋、拱橋、懸索橋、斜拉橋等所有橋梁類型都有,並屢創世界紀錄,是名副其實的「橋梁博物館」。
東渡取經和一粒砂
一九八八年,連接日本本州與四國的跨海大橋瀨戶大橋建成通車。這座施工耗時近十年,總長達三十七公里的公路鐵路兩用橋,是當時世界橋梁史上的空前傑作。
建成那天,橋梁開放參觀。人們湧上大橋,歡呼、歌唱。
在人群中,來自貴州的小伙子周平以專業眼光,認真地觀察大橋的每個細節。同濟大學橋梁專業畢業剛兩年,他被公派到日本學習橋梁設計、施工和管理。
在這座橋上,他參觀了一天。他說,一座橋上匯集了多種橋型,很多施工工藝世界首創,但那時的中國大陸,跨百公尺的大橋都很少。
那年周平二十二歲,意氣風發,帶著「修世界級大橋」的夢想回到貴州。
十七年後的二○○五年,周平接到了設計修建貴州安順市境內壩陵河特大橋的任務。這是鋼桁梁懸索橋,主跨達一千零八十八公尺,而此前貴州修過的橋最大跨度僅三百八十八公尺。「增加這麼多,難度太大了。」周平說,當時一下就想到,再去日本取經。
事與願違。周平一行到日本,只帶回了幾篇公開發表的論文和在當地一些博物館找到的零星照片。
一切全得自己幹。經過四年八個月的施工,建設者創造了多個中國甚至世界第一。峽谷間運輸困難,建設者世界首創飛艇牽引先導索;大陸首次在超千米懸索橋上使用全回轉全液壓橋面吊機架設鋼桁加勁梁;大陸橋梁首次採用大體積砼施工工藝……一個個專業詞語,催生了當時主跨大陸第一、世界第六的特大橋。
「無先例可循,只有摸著石頭過河。」這是一路採訪中,貴州橋梁建設者對記者說得最多的話。
二○一三年,中國交通建設集團參與修建貴陽至甕安高速公路,其中包括控制性工程清水河大橋。這座橋主跨一千一百三十公尺,是世界上最大單跨板桁結合加勁梁懸索橋。
項目總經理張勝利在大陸其他地方修過多座橋梁,但來到清水河,遇到的第一個難題,竟然是沒有建築用的砂。
貴州河流密布,但多數為高山峽谷河流,可用的建築砂極少。除了從重慶、湖南甚至馬來西亞等地購買,只有在本地開採石灰岩,加工研磨成機制砂。
清水河大橋開工前兩個月,施工單位的工程師、實驗室主任沒做別的事,專注向貴州同行學習如何採石製砂。「砂的粗基調和細基調如何區分;與水泥的配比如何科學;怎樣將機制砂混凝土打上幾百公尺高的橋面,這都需要摸索和試驗。」張勝利說。
山崗萬橋飛架 旅遊人數激增
在貴州平塘縣至羅甸縣高速公路施工現場,建設者正抓緊修建平塘特大橋。這座大橋因其中一個三百二十八公尺高的橋塔,成為混凝土結構塔高「世界第一」。
目前,橋塔已突破三百公尺,預計今年十一月即可完成封頂。衝刺階段,三十五歲的貴州橋梁建設集團工程師劉豪胸有成竹。「設計完備、預案充分,又一座世界級大橋建成指日可待。」他說。
「我是看著貴州的橋一點點『長高』的。以前四十米的高橋都很少見,現在動輒上百米。」劉豪是家裡的第三代橋梁人,他的爺爺、父親都是貴州橋梁建設者。劉豪從小就經常跟隨父親來到工地。在他眼裡,貴州橋梁幾十年來經歷多重變化。
橋型逐漸豐富,「小時候看到的橋,幾乎都是拱橋,而現在所有的橋型在貴州都能找到」;建設周期縮短,「爺爺、父親進山修橋,五六年都很少回家,現在平塘特大橋這樣的世界級大橋,三年就能建成」;以及工藝日趨先進成熟,「以前修橋工藝只能一步步摸索,現在僅自己所在企業就積累了十幾種橋型的標準工藝圖,哪個部位上什麼手段都一目瞭然」,滿足了常見橋梁的設計施工需求。
人流、物流、資金流,隨著橋梁建設而聚攏貴州。貴州的橋梁多為交通控制性工程,二十多個省級通道,因為橋梁而彼此相連,交通時間大幅縮短。
僅以旅遊業為例,今年上半年,貴州旅遊業保持井噴式增長態勢,旅遊總人數四點七一億人次,比上年同期增長百分之三十四點一。
時間回到二○○九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壩陵河大橋落成,周平見到了一幕熟悉的場景。周邊村寨的數千名群眾自發湧上了大橋,載歌載舞迎來即將改變他們生活的大橋。「想起了一九八八年日本瀨戶大橋建成時,群眾歡呼慶祝的場景。對橋的渴望,全世界人民都一樣。」周平說,世界橋梁建設,一九七○年代以前看歐美,八○、九○年代看日本,二十一世紀要看中國了。
又是萬山紅遍時。在貴州高高的山崗上,萬橋飛架,秋色正好。

位於貴州、雲南交界處杭瑞高速上的北盤江大橋。圖╱新華社
位於貴州、雲南交界處杭瑞高速上的北盤江大橋。圖╱新華社
位於貴州省福泉市,修建於明代的葛鏡橋被橋梁專家茅以升譽為「西南橋梁之冠」。圖╱新華社
位於貴州省福泉市,修建於明代的葛鏡橋被橋梁專家茅以升譽為「西南橋梁之冠」。圖╱新華社
貴陽至甕安高速公路上的清水河大橋。圖╱新華社
貴陽至甕安高速公路上的清水河大橋。圖╱新華社
蘭海高速貴遵復線擴容工程楠木渡烏江特
大橋。圖╱新華社
蘭海高速貴遵復線擴容工程楠木渡烏江特
大橋。圖╱新華社
落腳河大橋,位於貴畢高等級公路,於2000
年12月建成。橋長507公尺,飛架典型的U型
谷,橋面至河面高差250公尺。圖╱新華社
落腳河大橋,位於貴畢高等級公路,於2000
年12月建成。橋長507公尺,飛架典型的U型
谷,橋面至河面高差250公尺。圖╱新華社
在貴州平塘縣至羅甸縣高速公路施工現場
,建設者正抓緊修建平塘特大橋。圖╱新華社
在貴州平塘縣至羅甸縣高速公路施工現場
,建設者正抓緊修建平塘特大橋。圖╱新華社
貴州畢(節
)威(寧)高速公
路赫章段特大
橋。圖╱新華社
貴州畢(節
)威(寧)高速公
路赫章段特大
橋。圖╱新華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