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體悟】正能量

30

文/駱以軍
正面能量是一件很難的事
我幾年前
覺得自己有源源不絕的正能量
分享給遇到不幸的人
但我從不覺得自己是菩薩
而比較像羅漢
因為我的鼓舞或正能量之舞
比較像自嗨或傻嗨
但我生活中還是很容易被挑起嗔心
(也有可能只是長相的關係?)
不過這兩年遭遇的病
讓我感到自己真正的能量驟減
我有自省自己是否變不慷慨了?
或是神祕的能力消失了?
但因為一年來很多時間在跑醫院
或是身體處在並不舒服的狀況
當你是病人
倉倉皇皇在大醫院人擠人流裡
跑不同檢驗室啦,門診等號啦
掛號處等批價啦,藥局等拿藥啦
你不可能像從前在創作課上
對交上小說滿心怕傷害又期待的年輕創作者
說:
「加油!你是最棒的!!!」
在醫院這樣對身旁臉黃黃的阿公阿婆
這樣無端說
他們會以為我是直銷的吧?
其實在病的時光
在變弱的時光
得到很多人伸出救援的手
各種不同形式的幫助
真的都是恩人
原來我不是羅漢
是被拯救的肉腳
生命很奇妙
有時你覺得自己是武士
有時你非常疲倦,但發覺你是天使翅翼裹住的
祂疼愛的,小小脆弱的人類
我曾認識一個朋友
她心愛的人自殺了
我不知道怎麼給予支援,或愛的擁抱
後來我帶她去保安宮拜拜
她沒去過廟
但在那香煙裊裊,神明在層層雕繪後面
阿婆們崇敬默禱的空間
淚如泉湧
她說駱大哥,謝謝你
我好像內心平靜下來了
其實我自己根本不懂這些跟神明打交道的方式
我遇過這種被生命超巨大創傷之人
會拔下自己隨身的手串念珠
說我是羅漢下凡
我的念力會祝福你、保護你
幾年後這朋友來到台北
我們約喝咖啡
啊!她真的走了非常長的路
真是個勇敢的好孩子
後來辭了工作到了異國
交了很多朋友
認真學習,生活,給別人快樂和正能量
我生命中不止一次亂許願
給我的朋友
「把我的十年壽命給他」
但難道上天原本給我的陽壽有兩百歲嗎
亂開支票也總有扣款機制吧
但我發現
我強大時給予幫助
以及我受難時伸出手幫助我的
是不同的隊伍啊
人和人在茫茫時光
真的不是恩義與償還那麼對價的扣著
我還不起我欠恩的人們
也不曾想過我幫助的人有天發了來罩我
我有想過
以前被我說
「我是羅漢
你是最好的
要好好活著」的人們
後來會否覺得我是神棍?
這就叫「泥羅漢過江」嗎?
這一年頗有感慨
人並不總是要演強者
有時在弱者的位置
可以看到人類更美、更遼闊的景觀
今天小兒子回家
好像這次月考考砸了
有點憂鬱
我問他會最後一名嗎?
他說「可能倒數第二吧?」
我說
「沒考倒數第一算什麼男子漢?」
當然又重述了我當年漫長五六年青春期
都是全班最後一名的豪邁歷史
說著他又開朗起來
最後他回臥室前
勒了一下我的脖子
說了一句我從他離開幼稚園後
好多好多年啊
好久違的話啊(啊,好懷念)
「有你這老爸還不賴喔」
(摘自《計程車司機》,印刻出版)
作者簡介 駱以軍
文化大學中文系文藝創作組、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研究所畢業。榮獲2018第五屆聯合報文學大獎、第三屆紅樓夢獎世界華文長篇小說首獎、台灣文學獎長篇小說金典獎、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推薦獎、台北文學獎等。著有《匡超人》、《胡人說書》、《肥瘦對寫》(與董啟章合著)、《願我們的歡樂長留》、《女兒》、《小兒子》、《棄的故事》、《臉之書》、《經濟大蕭條時期的夢遊街》、《西夏旅館》、《我愛羅》、《我未來次子關於我的回憶》、《降生十二星座》、《我們》、《遠方》、《遣悲懷》、《月球姓氏》、《第三個舞者》、《妻夢狗》、《我們自夜闇的酒館離開》、《紅字團》等。

圖/印刻文學提供
圖/印刻文學提供

分享: